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我的投資時代笔趣-1034、頂級大佬

我的投資時代
小說推薦我的投資時代我的投资时代
应韩国小岳岳之邀,夏景行去参加了老虎亚洲香港办公室的开业庆祝派对。
別對我說謊 小說
比尔·黄虽然是初来乍到,但交友还算广阔,高盛、摩根士丹利、瑞银、瑞信、野村、三菱UFJ这些大型投行、商行在港岛办公室的一把手都来捧场了。
这些人对比尔·黄的热情态度,让夏景行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因为贝兰克梵、麦晋珩对他也是同样的热情,恨不得直接把他贡起来。
不消说,老虎亚洲肯定也是各家投行的VIP客户。
投行本质是中介公司,提供的是服务,自然得把客户,尤其是大客户伺候舒服了。
当然了,捧高踩低、落井下石、出卖队友也是他们的拿手好戏。
夏景行到场站了一会儿后,便向正忙碌应酬的比尔·黄告辞了。
到了他这个地位,已经没必要去刻意结交一些投行、商行的区域管理层了,自然是一切随心。
而且他看比尔·黄今天也比较忙,没空跟自己深入聊聊什么“有趣”的话题。
得知夏景行要走,比尔·黄很是客气,亲自把夏景行送到了别墅外,然后又看着他上了车后才转身回到了屋内,同时他还约好了和夏景行下次一起出海钓鱼。
夏景行总感觉比尔·黄有事没说透,对自己有所保留。
或许是因为大家关系还没达到那一步。
他想想也觉得正常,只有形成了利益关系,或许对方才会放下大部分的戒备,敞开心扉同自己聊聊。
总之,他对这件事不是很在意,交给亚伯去处理就好了。
…………
…………
亚伯办事挺麻利的,三下五除二的就敲定了对雪湖资本的2000万美元出资,还承诺帮助马自名在香港设立办公室、运作公司的第一只专注于投资中国公司的股票多空对冲基金。
夏景行只约马自名到公司见了一面,便没有多插手此事了,全权委托给了亚伯。
或许未来马自名有机会成为一方大佬,但是现在的他还不值得自己倾注太多精力。
倒是马自名的半个师傅张三石不知道是不是从徒弟那得知了消息,急匆匆的结束了内地的工作,返回香港拜会夏景行。
“十分感谢夏总的支持,要是没有复兴工业控股集团的2亿人民币出资,提振了各方出资人的信心,我们这只10亿元规模的人民币基金募集绝对没那么容易,能募集一两个亿就不错了。”
国金中心二期大厦的49层办公室里,张三石满怀感激的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夏景行。
去年年底他去美国参加全美华人金融协会组织的年会,顺口提了一嘴人民币基金的事情,夏景行当即就拍板给他投资,对自己信任的简直不像话。
甚至连自己推荐的两位小兄弟马自名和赵鹏,都受到了夏景行的重用,帮助前者创立雪湖资本,委任后者管理纽约办公室一亿美元规模的量化对冲基金团队。
再说回这次人民币基金的募资,他算是看明白了夏景行这个名字所蕴含的能量。
金字招牌实在太硬了,哪怕不是远景资本直接出资,而是由复兴工业出面,也引得众多机构争相认购高翎发起的人民币基金。
他很清楚,这些效果都是夏景行为自己带来的。
远景资本不在国内募资,运营了这么多年就只收了中投集团的钱。
一般富人、机构能跟中投比吗?
无数不得其门而入的上市公司董事长、大股东,只能退而求其次,把钱投给名不见经传的高翎资本。
虽然不是远景资本的基金,但是高翎成立初期毕竟拿过远景资本的钱,现在又拿了复兴工业的钱。
在很多人看来,这就算是跟夏景行同坐一条船了,豪华舱还是经济舱,都不重要,起码上船了。
张三石想起那些拐弯抹角跟自己打听夏景行三笔传奇投资的各行各业大佬们,不由苦笑。
“小张,夏总旗下那只投资A股的基金去年真的赚了一百多个亿吗?整个魔都滩都在传!”
“张总,你们也投了企鹅,远景资本在这家公司赚了一百多亿港元,应该是真的吧?”
“三石兄,阿狸股票你觉得现在还能买吗?据说远景资本投资阿狸赚了三四百亿港元!而且还只是阿狸集团的一个上市B2B业务而已!整体上市了怕不是得赚一千亿?”
……
这就是夏景行以及远景资本在国内最知名、传播度最广的三笔投资了,连很多煤老板都知道国内出了一个“夏菲特”。
夏景行看着似乎有些崇拜自己的张三石,心中还是忍不住有些暗爽。
听说国内有人把张三石称作了他的投资派“首席门徒”,与创业派这边的大弟子杰克马并列。
张三石对此也没反驳,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方便募资?
“老张,你太谦虚了,高翎这几年被你打理得有声有色的,外界可能不清楚,我作为LP还能不清楚?
即使没有复兴工业的出资,我相信募一期规模大一点的基金,对你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
张三石脸上陪着笑,能获得行业顶级大佬的表扬也是一件令人心情很不错的事。
夏景行笑容灿烂的看着张三石,“听说耶鲁大学那边打算投资高翎的第三只美元基金?”
张三石点头,很坦诚的说道:“是的,我们前面两只基金投资了企鹅、百度、谷歌、亚马逊、智慧果等科技公司,几年时间下来,成绩还行。
所以,尽管第一只基金还没完成清算,他们还是打算再追加一笔投资。”
夏景行轻轻点头,张三石水平还是很不错的,原先拿着耶鲁大学的2000万美元全部All in企鹅。
后面拿着自己投资的2000万美元、耶鲁大学追加投资的1000万美元,组建了第二只基金,又陆续押中了谷歌、百度等几家涨幅不错的公司。
两只基金运营了这么几年,累计回报率分别是几倍、十几倍。
可以说,张三石已经熬过创业最艰难的时刻了,很快就会迎来起飞。
“如果需要募资,你就直接联系亚伯。”
夏景行看着张三石的眼睛,从长远发展考量,他还是想维持高翎这条线的,即便以后没了先知先觉,他还可以分配一部分自有资金给对方打理。
当然了,远景资本被他精心打造十几年的话,即使没了他这个领航员指引方向,靠团队自身运作的话,他自认不会比前世的高翎差多少。
因为只要形成一个好的平台和一个健康向上的内部机制,人才就会滚滚而来,为公司奉献自己的聪明才智。
但是,话说回来,狡兔都有三窟,所以鸡蛋还是不能放一个篮子里,高翎就是他准备的另外一个篮子,可以丢两个鸡蛋进去,免得哪天一夜回到解放前。
张三石没多说什么,只说了声“好”。
对方在他最困难的时候帮助了他,这份恩情他一直铭记于心的,会慢慢偿还。
“创业板《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已经出了,快的话明年就能落地了,你这只人民币基金抓紧一点投资,说不定明年还能赶上首批过会企业,拿下一个开门红。”
棄妃妖嬈:狼王絕寵庶女妃 小說
张三石哈哈大笑,“我争取吧,不过现在大量的基金都盯着创业板,都想借这次机会打个漂亮的翻身仗或者更上一层楼。”
“我听说红杉也在募集人民币基金,出师不利后,他们将目光投向了……华山会,最近跟那帮人打得挺火热的。”
张三石小心的打量了夏景行几眼,发现后者并没有如想象中的生气、愤怒。
夏景行轻轻点头,这个消息他早就收到了,只能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宁汉合流以后,虽有龌龊发生,但还是壮大了彼此的力量。
“不用管他们,估计也是看创业板即将开闸了,想合起伙来把自身的企业圈、投资圈资源实实在在的变现。”
夏景行一脸的浑不在意,随即又道:“你可以多跟诺亚的王总聊聊,她们业务发展很快,估计再过几年,你想募集人民币基金,她应该都能给你包了。”
张三石笑着点头,“我知道了,以后会多跟王总走动走动。”
夏景行笑笑不多言。
高翎资本让诺亚财富代销产品,优秀的回报业绩将带动诺亚财富的发展,使远景资本这个诺亚股东受益;
反过来,诺亚帮助高翎募资,也能快速帮高翎做大体量。
这是属于双方都受益的事情。
目前远景资本也在想法激发诺亚财富的潜力,这不仅仅是一笔财务投资,更确切的说是一笔战略投资,钱要赚,资源也要调用起来。
“那个……夏总,企鹅的股票?”
张三石心中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把这个埋藏在心里好几个月的问题问出了口。
“卖了吧,等我们分出胜负了,你再做下一步决定,这样比较稳妥。”
张三石怔了一下,随即忙不迭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