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萬相之王》-第三百四十三章 金龍氣鑒賞

萬相之王
小說推薦萬相之王万相之王
被李洛摸着脑袋,那吉隼也是气得额头青筋急跳,他眼神阴沉的看了李洛一眼,道:“没想到我竟然也有阴沟翻船的一天。”
李洛不乐意的道:“这哪是阴沟?明明是大河,只是你眼瞎了。”
吉隼冷笑一声,也懒得与他争辩,道:“你们赢了又如何,以为这就结束了吗?我告诉你们,你们的麻烦现在才开始。”
李洛眼神微凝,道:“你果然知道一些什么。”
“朋友,说一说?”他笑着道。
吉隼斜瞟了他一眼,道:“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告诉你?你又杀不了我。”
李洛摩挲着下巴,叹道:“朋友没必要搞这么僵吧,大家和谐交流不好吗?”
吉隼冷笑,根本就不搭理。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偷神月歲
龙 城
秦逐鹿眼神含煞,道:“先敲断他的双手双腿试试。”
吉隼不屑的道:“无知之辈,只要我受到重伤,便会直接进入假死状态,到时候虽然会被视为淘汰,但你想要伤我也不可能。”
秦逐鹿双目喷火,这狗屁金龙道场真是麻烦,给予诸多的保护,一点都不爽利。
李洛拦住秦逐鹿,道:“不要这么粗鲁,动不动就喊打喊杀,这样,刚才来的路上,我看见了一些春意花,你去搞点过来让他吃下去。”
“春意花?”秦逐鹿一愣,这是一些精兽在繁衍期时喜欢吞服的草药,有着催情之效。
一旁的吕清儿红着脸轻啐了一口。
那吉隼也是面色剧变,厉声道:“你想做什么?”
李洛安慰道:“放心吧,没事,我们不会伤害你的,到时候给你喂点春意花,就找一头精兽把你扔过去,你放心,我尽量选一头母的。”
吉隼脸都绿了,你他妈什么叫做尽量选一头母的?
“妈的,你不得好死!”吉隼破口大骂,这混蛋太阴损了。
“给你三秒时间考虑。”李洛笑着伸出手指。
“一。”
“大哥,你问。”然而二还没说出来,吉隼便是面色一收,诚恳的说道。
秦逐鹿见状不由得骂道:“你也是贱!”
刚才打断骨头都不怕,现在听见李洛要给他喂了春意花然后丢进兽堆里,立马怂得连大哥都叫出来了,这也太真实了。
吉隼脸皮一抽,也没再理会秦逐鹿了,他也想硬抗一下,但眼前这混蛋太损了,他宁愿被打成重伤,也不想被这样折腾,这真是会有心理创伤的。
許久不見的青梅竹馬
李洛笑眯眯的点点头,道:“朋友你还真是一个俊杰啊。”
“那就说说,我们同伴这个究竟是个什么情况吧?”
吕清儿也是好奇的看过来,她同样想知道她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吉隼看了吕清儿一眼,闷声道:“你们这支队伍里面,她应该才是大夏金龙宝行的人吧?”
李洛点点头。
“那怎么一点有关金龙道场的功课都没做过吗?不然应该能猜到的。”吉隼说道。
李洛也是看向吕清儿,咱们不是金龙宝行的人,根本就不知道金龙道场的这些隐秘啊。
吕清儿白皙俏脸微红,她本来就是抱着游山玩水的心态进来的,怎么会事先去做这些功课?这吉隼也真是讨厌,哪壶不开提哪壶,真想给他嘴巴冰封起来。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这是引发了“金龙气”。”吉隼看着吕清儿的目光中,带着掩饰不住的羡慕。
“金龙气?”李洛眉头微挑。
“简单来说,其实就是因为她在进入金龙道场时,与这方空间形成了一些共鸣,或者说她与金龙道场契合度较高,这就会引得一丝金龙气附体,你们可以将其当做某种玄之又玄的气运,虽然这东西出了金龙道场就没什么用了,但在金龙道场内,她就相当于福星,聚宝盆一类的存在,走到哪里,她都能够轻易的获得各种天材地宝。”吉隼说道。
“这种金龙气附身的情况比较罕见,但也不是没出现过,以往偶尔也会出现这种,只不过我也是第一次亲自遇见。”
李洛,吕清儿,秦逐鹿三人面面相觑,这金龙道场还真是神奇,竟然还能有这种奇怪的东西?
简单来说,现在的吕清儿就是福气照顶,所以随便走走都能被这些珍稀灵植找上门来。
李洛面露沉吟之色,倒是没有因此感到惊喜,反而眉头微微皱起,这金龙气虽然能够带来许多的好处,但这世上有句话叫做怀璧其罪,如今他们这支队伍的实力在这金龙道场内算不得多么的拔尖,如果到时候真的引起了诸多觊觎,他们未必守得住。
到时候,一些强大的队伍会将吕清儿拘起来,虽然不至于伤害她,但定会让她到处寻宝,将其利用起来。
那种被逼迫着的行为,显然是一场极其不好的历练体验。
而在李洛沉默时,吕清儿显然也是想到了这一点,俏脸也是微微一沉。
秦逐鹿也没说话了,虽然按照他的性格,对于这种刺激行为反而很是向往,但毕竟被盯上的又不是他,而是吕清儿。
“我们要不就躲在这里一段时间吧?”吕清儿半晌后开口说道。
“只要我这金龙气不暴露出去,应该也不至于引来麻烦。”
李洛想了想,暂时的隐忍倒也是可行,先摸清楚这所谓金龙气的规律,之后小心一些不使其暴露,情况应该会好一些。
这般想着的时候,他突然见到吉隼的神色有些奇怪,当即想起什么,心头微震,缓缓道:“关于金龙气的事,你没有传出去吧?”
吉隼强笑道:“没有。”
李洛盯着他几秒,道:“朋友看来很想吃春意花啊。”
吉隼面色一变,赶紧老实的道:“其实…在之前暗中跟着你们的时候,我为了谨慎起见,我就将金龙气的消息以及你们三人的画像,以我们雪狼国独特的飞蜂传书,传给了我们雪狼国金龙宝行的另外一支队伍…”
气氛有点沉默,李洛,吕清儿皆是眼神不善起来。
李洛最后实在忍不住的骂道:“你说你这人是不是有病啊?这么大的便宜你不想着独占,还传给其他的队伍?”
吉隼有点尴尬的道:“那支队伍的队长正好是我兄弟,我这不是想着,如果到时候我出了什么意外,这肥水不流外人田么。”
神他妈肥水不流外人田。
李洛眼神凶狠的盯着吉隼。
吉隼被他的眼神看得心头发寒,道:“朋友,说话得算话啊,不要连做人的基本道德都没有了。”
李洛咬了咬牙,最终只能憋着一肚子火的挥了挥手。
“把那两个家伙抬过来,给这三个混蛋祭燃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