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我爲截教仙-第233章 大戰九嬰,金錢立功!看書

我爲截教仙
小說推薦我爲截教仙我为截教仙
“只是,这般绝密的信息,你为什么不告诉巴蛇本尊,反而告诉我一个普普通通的人族?”
赵朗看着修蛇,眼中露出了怀疑的神色。
虽然修蛇说的十有八九都是真的,但他最大的破绽,就是他只是一个巴蛇的分身,而不是完全独立的生命体。
在赵朗看来,有这半天天大的好处,修蛇不想着告诉本尊,反而告诉自己,这里面就非常值得怀疑了!
修蛇:???
这个秘密,他也不想说的啊!
但他怕的是,如果自己不拿这个大秘密当做买命钱的话,那么自己很有可能会像大风那倒霉妖一样,被眼前这位财神给揍成一条死蛇!
他修蛇虽然是巴蛇的一尊分身,但分身的命也是命啊!
能好好活着,谁想死啊!
赵朗不知道修蛇心中的求生欲竟然会如此强烈,如果知道的话,那他也只能说,修蛇的内心戏实在太多了……
修蛇看着赵朗一副怀疑的表情,只觉得心累到了极点,无奈之下,他对着大道发誓,随后将前往东瀛世界的方法对赵朗说了一遍。
“也罢,看在你对着大道发誓的份上,本神就姑且信你一回。如果敢骗本神的话,等到我从外混沌回来,有你的好看!”
赵朗不置可否的点头道。
修蛇听到这句话,心中甚至产生了一种想哭的冲动。
人与妖的信任,怎么就这么难呢?
他修蛇好不容易说了次真话,却被对方从头到尾给怀疑了个通透,这找谁说理去?
得到了一个大消息,赵朗也无心继续找修蛇的麻烦。
现在的他,只想尽快平定妖患,然后亲自去归墟周围好好查探一番。
挥挥手让修蛇赶紧离开,赵朗将目光看向了蚩尤三人的战场。
只见距离他数百里处,蚩尤正挥舞着虎魄,劈出一道道凌厉的刀芒,与九婴和冰夷战作一处。
九婴的实力与蚩尤相比,还是差了一些,但冰夷作为黄河水伯,老牌的先天神祇,不仅修为与蚩尤不相上下,手中的白玉盂盆更是一件上品先天灵宝,里面装了近半河黄河浊水。
无论蚩尤手中虎魄劈出的刀光有多么凌厉,经过了层层黄河浊水的削弱,最终威力十成里去了七八成,根本对其造不成太大的伤害。
赵朗轻吒一声,头顶青莲宝色旗,手持鸿蒙量天尺,施展遁光,纵身加入了战团。
与此同时,赵朗用神念对唐羿急声说道:“唐羿,目标九婴,用全力!”
已经提弓疯狂射杀小妖的唐羿听到赵朗的指示,倒持射日神弓,以弓身为柄,弓弦为刃,将身子一旋,一道透明的刀气横扫而出,将周身数百米内的妖兵妖将尽数拦腰折断。
接着,他从腰间箭囊中抽出一根刻有层层符箓法阵的长箭来,搭在射日神弓之上。
只见弓如满月,随着一声撕裂空间的急促爆响声,一道细细的光芒朝着九婴的胸前直射而去!
听到远处传来的弓弦响声,九婴不以为意,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刚刚大风这蠢货竟然被空弦给吓了个半死,自己堂堂妖神,怎么可能会犯下……
脑海中的念头还没有完全浮现,九婴只觉得胸前一痛,下一瞬,一股被箭矢狠狠撕裂肉身的剧痛感传遍了他的浑身上下。
剧痛之下,九婴的八只蛇头不由得仰天悲嘶了起来。
大意了啊,他竟然没有闪!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那唐羿竟然会给自己玩这一手!
人族,实在是太狡诈了!
然而,久经战阵的蚩尤瞬间便寻得了机会,根本没有给九婴继续胡思乱想的机会,以肉身硬抗了冰夷的一记神龙摆尾,虎魄一式灭地击出,肆虐的刀芒将九婴的八个蛇头尽数斩了下来。
虽然九婴的头颅不到几个呼吸便重新长了出来,但蚩尤好不容易创造出的机会,赵朗怎么会白白浪费掉?
“番天印,给我镇!”
随着赵朗的一声暴喝,左掌之中一道流光飞出,迎风便涨,瞬间便化为一座近千丈大小的宝印,对着九婴的身躯轰然砸落下去!
虽然九婴的肉身再生能力极为强悍,但他还没从蚩尤那一刀灭地中缓过神来,又被赵朗用番天印这么一砸,顿时大股大股的鲜血从口中齐齐喷出。
虽然九婴眼冒金星,身体更是摇摇晃晃,但凭借着强横的肉身,依旧勉强扛下了番天印的这记攻击。
见番天印首次登场便无功而返,赵朗心中虽有些惊讶,但却并不觉得太过奇怪。
九婴作为妖族的十大妖神之一,要是这么好收拾的话,早就死在巫妖量劫之中了,怎么可能活到现在?
不过,无论如何,明年的今日,就是他九婴的忌日!
“好妖怪,再吃本神一记定海神珠!”
赵朗长啸一声,三十颗定海神珠自袖中接连飞出,如一颗颗流星般狠狠砸向九婴的头颅和四肢!
霎时间,只见得地动山摇,烟尘四溅。
等到烟尘散去,九婴连同身上的番天印,已经被砸入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深坑之中。
番天印化作的山峰之下,一股股殷红色的血水汩汩冒出。
眼前发生的一切,让冰夷只觉得这世界变化太快。
一品棄仙,廢材嫡女狂天下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他就已经感知不到九婴的气息,显然是惨死在了对方的灵宝之下。
虽然冰夷对赵朗手中的定海神珠极为眼馋,但他心中知道,如果自己再不走,恐怕就真的走不了了!
心惊胆战的冰夷抛出手中白玉盂盆,将半条黄河浊水尽数倾倒出来。
顿时,浊浪滚滚,向着正在厮杀的人妖两族席卷而去。
在冰夷的计划中,他是准备用黄河浊水将普通人族士卒尽数淹没,逼但对方将注意力从字迹身上移开,从而为自己逃离留下缓冲的余地。
至于那些妖族,冰夷更是没有放在心上。
死,便死了。
“冰夷,你找死!”
看着无数人族士卒在滚滚黄河水中挣扎求生的画面,赵朗彻底怒了。
他实在是没有想到,作为接受人族气运供奉的黄河水神,冰夷竟然会对人族做出吃饭砸锅这种事情来!
他敢如此做,就休怪我赵公明下手无情了!
“去!”
赵朗将手一挥,一枚小小的金钱扑腾着翅膀向着半空中倾倒黄河浊水的白玉盂盆飞去。
正是落宝金钱!
在冰夷愕然的目光中,落宝金钱眨眼间便来到了白玉盂盆面前,然后用那对小翅膀吃力的抱住了自己的本命灵宝。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便感觉到与自己心神相通的本命法宝瞬间失去了联系,顿时神魂受创,脸色一白,仰天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
这,这倒底是什么宝贝?
看着那金钱抱着自己的本命灵宝哼哧哼哧的回到了那财神赵公明的掌心之中,冰夷只觉得又气又恨,气血翻涌之下,再也忍不住,一张口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但感受到对方那愤怒的目光,冰夷心中一惊,瞬间便反应了过来。
管他什么本命灵宝不本命灵宝,先保住自己这条命再说其他吧!
一念至此,冰夷再也顾不得其他,化为一条白色蛟龙就朝着黄河的方向逃去。
用白玉盂盆将倾倒的黄河水尽数收回,赵朗看着拼命逃窜的冰夷,眼神冰冷到了极点,将缚龙索擎出,随手一抛。
一道金光闪过,冰夷已被缚龙索牢牢捆住,浑身的修为也被尽数封印,朝着地面坠落而去。
赵朗一步迈出,来到冰夷化作的蛟龙上空,将龙尾一把捞住,把冰夷倒提了起来。
“就凭你这番作为,本神要是不让你上一趟斩龙台,那本神就跟你的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