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大唐孽子 ptt-第1576章 洪益和賴遠弘碰撞出來的火花推薦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啪啪!”
一阵电火花的声音,在洪益耳中简直就是人间最悦耳的声响。
“赖教谕,我们的这款铅酸蓄电池,果然可以重复充放电。
虽然还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是我觉得您提出来的研究思路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洪益心情有点激动的跟赖远弘说着话。
自从跟他的洪益制作所跟赖远弘合作之后,电池的研究就有了非常大的进步。
“洪益,我觉得这个铅酸蓄电池虽然是一个很重要的研究方向,用在发动机上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但是我觉得这只是电池的一个应用而已,他应该还有很多其他方面的运用。
我不知道你看了昨天最新出版的《科学杂志》没有?
上面刊登了观狮山书院蒸汽机研究所李谚和赵小二的联名文章。
在他们的文章之中,详细的介绍了电灯的工作原理以及发现的过程。
并且还把各种各样的灯丝的实验结果刊登到了论文上面。
不客气的说,我觉得这可能是贞观二十二年大唐科技圈最重要的一篇论文,没有之一。”
赖远弘对发动机研究所的进展也是有一定了解的。
很显然,到现在为止,他们连一台样机都没有制作出来。
在这种情况下,要想发动机大规模的量产,肯定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但是洪益制作所已经投入了那么多的资源用来开发电池。
如果一直都没有办法把电池量产,为作坊提供资金的话。
那么这个项目还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就很难说了。
很多时候,你的一个研究不一定就是错的,但是往往却是等不到最终的收获。
因为还没有等到黎明到来,你可能就已经死去了。
“那篇论文我看过了,确实是非常有冲击力。
利用蒸汽发电机来发电,将蜂窝煤燃烧的能量转化为电能。
然后利用电能来点亮灯泡,绝对是一个非常有新意的事情。
不过我觉得那么大费周章的情况下,也就为那么一小部分的电灯泡提供了电能。
这个成本是不是有点太高了?
哪怕是勋贵富商,也不见得用得起啊。”
仙缘无限 小说
作为一个作坊的掌柜,洪益显然更加关注一个项目的成本和收益。
很显然,电灯在现在这个时点的成本是很高的。
而发电的成本就更加不用说了。
他自己作坊也有一台蒸汽发电机,用来为自己的研究做辅助。
所以他很清楚蒸汽发电机的成本到底有多高,投入产出比有多低。
“任何一种新事物出现的事情,他的制作成本肯定都是很高的。
因为他们现在的生产状态还是属于实验室状态,没有进入到大规模的工业化生产。
一旦通过修建专业的作坊来运作,那么这些产品的成本肯定会有明显的下降的。
那个时候,他们的机会就来临了。
当然了,我今天跟你提电灯泡这个东西,并不是说要你去把作坊的研究方向转移到这个领域。
而是我觉得电池跟电灯泡,他们之间其实也是可以有一些关联的。
比如我们是不是可以直接使用电池来给电灯泡供电,让电灯泡能够随时随地的点亮?
如果我们的电池制作的足够小的话,那是不是可以直接拎着走路。
这样结合了电池跟电灯泡的东西,是不是可以把火把给取代了?”
赖远弘一口气把自己的想法给说了出来。
很显然,他在看《科学杂志》的时候,心中就已经萌生出了这个年头。
洪益制作所,不应该只是简单的研究电池。
而是应该想办法给电池找到更好的应用场景。
只有这样,才能让电池立马进入到大规模生产的阶段。
“赖教谕,你的意思是我们作坊可以生产一种可以移动的照明设备?”
洪益消化了一下赖远弘的话,眼神慢慢的变亮起来。
很显然,这个东西是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的。
但是单单听一听,就能感受到它应该是很有前途的。
现在的大唐,哪怕是勋贵世家的府中,照明也都是一个问题。
田园小王妃 西兰花花
虽然已经有了煤油灯,也有了廉价的鲸油蜡烛,但是在室内照明还可以,要是去到室外的话,就没有那么方便了。
那怕是加了玻璃灯罩的煤油灯,由于亮度有限,用的也是不尽如人意。
如果真的可以把电池跟电灯泡结合起来,那可就不得了了。
“是的!我们作坊现在研究的铅酸蓄电池,是可以重复充放电的。
一旦将来电力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普及之后,它的应用前景是非常广阔的。
当然,你可能会担心有些人买回去之后,没有办法给蓄电池充电,这样就没有办法充分的发挥它的优势。
那么我们也可以研究一种不需要充电的电池。
在最近的实验之中,我们其实也是已经碰到过可以制作这种电池的情况的。
这种不需要充电的电池,制作起来更加的简单,成本也会更加的低廉。
我觉得现在可以去找观狮山书院蒸汽机研究所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找他们购买一批电灯泡,用来配合我们的电池做实验。”
赖远弘虽然只是观狮山书院的一个教谕。
不过这些年他走南闯北,甚至在南洋待了好几年,见识还是非常不凡的。
再说了,这年头观狮山书院的教谕,可是没有几个是真正的书呆子。
“从论文上描述的情况来看,观狮山书院蒸汽机研究所的电灯泡也还是处于试验阶段。
这种情况下我们去找他们购买,他们会愿意吗?”
洪益虽然也是出生于观狮山书院,但是大家也知道大家对于自己的研究成果,往往是非常看重的。
如果已经进入到商业化生产了,那么自然是你想要买多少都没有问题。
钱给到位了就行。
但是如果是处于实验阶段的产品的话,很多人因为担心其他人利用这些产品进行研究之后,来一个弯道超车。
所以不愿意出售这个阶段的产品的情况也是非常常见的。
“虽然现在电灯泡还没有大规模的生产,但是从他们的论文上的数据来看。
最新的电灯泡的寿命已经去到了一百多个小时了。
这种情况下,其实已经具备了一些商业价值了。
我觉得他们敢把这个论文发表出来,肯定也是对这个电灯泡的研究有了几分把握的。
再说了,他们要是实在不愿意的话,我们可以承诺洪益制作所今后不涉及电灯泡的生产制作。
我们的主业是制作电池,只不过是顺便生产利用了电池的照明设备而已。”
赖远弘显然比洪益要更有信心一些。
大家都算是一个圈子里头的人,又不是要跟你去竞争,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说的不好听点,洪益制作所去购买电灯泡,其实对于李谚他们来说,也是一个好事呢。
毕竟他们的电灯泡研究出来之后,肯定也是需要考虑今后的工业化的问题。
在电力问题没有得到解决之前,洪益制作所生产的移动照明设备,也许是电灯泡最主要的销售市场呢。
“嗯,不管他们怎么想,我下午先过去找他们商讨一下。
如果他们愿意,那么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如果他们实在不愿意,那么我们也跟着制作一批电灯泡,也不是不能考虑。
反正我们现在只是为了确认我们的电池的运用效果而已。”
已经感受到这个项目的前途的洪益,如今对于赖远弘提出的方案是非常感兴趣。
一旦这个方案得到落实,那么自己的洪益制作所就算是彻底的在大唐打响了名声。
到时候名利双收是绝对的。
甚至自己的作坊如今都可以考虑去跟令狐投资公司联络,商量着安排去大唐股票交易所上市交易的事情了。
到时候再跟自己的同窗水均吃饭的时候,大家的地位就真的是平等的了。
想到这里,洪益的心变得更加火热了起来。
“我跟你一起去吧,那个李谚和赵小二,我都认识。
之前在观狮山书院也跟他们打过交道。
如果他们实在是不愿意售卖,那我再去找刘界或者是王富贵居中协调一下,让他们相信跟我们的合作是没有任何坏处的。”
赖远弘既然已经选择了跟洪益合作,自然也是希望把这个项目给搞成的。
再说了,这个项目还是他自己主动提出来的呢。
“那就最好不过了!
有赖教谕你帮忙,我觉得这个事情应该是问题不大了。”
……
观狮山书院发动机研究所里头,饶永祥和练志坚的面色比较肃穆。
作为化学院的院长,去搞发动机研究,好像有点抢了格物学院的风头。
不过他原本的火油研究所,其实并没有落下。
作为化学院现在最挣钱的一个作坊,火油研究所旗下的煤油作坊,如今是大唐最主要的煤油生产企业。
虽然煤油灯的普及率还不算特别高,但是积少成多,每年的销量也是非常可观的。
长安城的勋贵富商家中,就没有谁家是一盏煤油灯都没有的。
但是,看到格物学院旗下的蒸汽机研究所现在搞出了电灯这个玩意,饶永祥立马就有了危机感。
作为观狮山书院新兴的书院,化学院现在的风头很盛。
在某些场合,化学院已经可以把格物学院给压在下面。
这么一来,两个学院之间的关系自然就变得微妙了起来。
虽然大家都是观狮山书院旗下,对外的时候都是很团结。
但是内部竞争也是不可避免的会产生。
这方面,不管是李宽还是刘界这个负责人,都是愿意看到适度的竞争的。
“师父,这个电灯虽然在实验室里头已经制作出来了,但是不管是使用寿命还是制作成本,都还是非常高的。
短时间内应该不会给我们的煤油作坊带来多大的威胁才对。”
练志坚思索了好久,给出了一个自己的判断。
“话是这么说,短时间内肯定不可能威胁我们的煤油作坊。
但是从长远的角度来看,电灯泡的优势是煤油灯没有办法比较的。
不管是美观还是安全性,亦或是亮度方面,大家都不是一个等级的对手。
如果说煤油灯是比较原始的照明工具的话,那么电灯就是充满科技感的新产品。
很显然,这两个产品放在太子殿下面前,他肯定是支持电灯泡的。”
饶永祥作为化学院的院长,看问题的高度自然不是练志坚可以比的。
要不然他也不会一看到李谚和赵小二在《科学杂志》上面发表的论文,就那么重视。
就以现在大唐的技术水平,十年内都不可能大规模的推广电灯泡。
但是很多事情,不是只看眼前的。
“我们现在煤油的产量越来越大,书院也成立了专门的勘探队伍,去各个地方寻找火油矿的存在。
将来进一步扩大煤油的产量之后,煤油灯是有希望走进千家万户的。
哪怕是鲸油蜡烛的价格也在不断下降,也不可能比得上我们的煤油灯。
这一点,想必太子殿下应该也是能够理解的。
电灯这个东西,我觉得只能是一个奢侈品一样的存在,他对于大部分的百姓来说,是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的。
至少在十年内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实际意义的。”
练志坚坚持自己的观点,在那里补充说明了一下。
“你说的是正确的,但是煤油作坊现在是在大唐股票交易所里头上市交易的企业。
对于那些购买股票的人来说,他们看问题的角度跟我们是不完全一样的。
前段时间我跟那个令狐无疆吃饭,曾经交流过他们这些投资者是如何看待各个作坊的股价的问题。”
饶永祥脑中回忆着之前的场景,想着怎么让练志坚也理解想着的局面其实没有那么乐观。
“师父,他们看作坊的股价,难道不是看我们作坊能够产生多少利润,市场占有率怎么样,每年的营业额怎么样。
然后利润和营业额的增长幅度怎么样吗?”
练志坚也是购买过股票的人,听了自己师父的话,立马就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你说的这些东西,自然是他们需要考虑的。
但是这只会对股票价格有小范围波动上的影响。
要想一个作坊的股票有几倍、几十倍的变化,单单看这些是不够的。
这个时候,最重要的一个指标就是想象力。
也就是你这个作坊的未来是否充满了想象力,是否让人觉得前途非常的广大。
之前,我们的煤油作坊是一个充满了前途的作坊,未来的市场空间非常的巨大。
所以从上市到现在,我们的股票价格已经上涨了好几倍了,并且还会不断地上涨下去。
但是现在冒出来一个电灯泡,大家就会有一些顾虑。
未来大唐的勋贵富商,是不是会放弃使用煤油灯,或者是大量的减少使用煤油灯的时间。
转而去使用电灯泡。
这个可能性,是没有办法完全否定的。”
饶永祥这么一说,练志坚倒是有点理解了。
但是他又觉得很冤枉。
“师父,虽然我们没有办法完全证明这种可能性还是不存在的。
但是哪怕是勋贵富商真的都去使用电灯泡,我们的煤油灯的前途依然是广阔的啊。
大唐那么大,有许多地方都是交通不便的。
不要说使用电灯泡,就是煤油灯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奢侈品。
这个时候,电灯泡的出现对我们煤油灯压根就没有任何的影响。”
练志坚觉得好冤枉。
明明两个产品在短时间内不会有任何的冲突,为何那些投资者就不这么看呢?
闪婚独宠:总裁老公太难缠 小说
“不同的人站在不同的立场,看问题的观点是不一样的。
对于令狐投资公司那样的企业,虽然很愿意花钱去投入一些新兴产业。
但是他们投入的都是充满了想象空间的企业,其他的那些作坊,如果被认为是传统的作坊,受到他们青睐的可能性是比较低的。
当然了,我们倒也不用担心煤油作坊的日子会很难过,这肯定是不会的。
只不过煤油作坊的股票要想再有几十倍的上涨,估计是比较困难了。”
饶永祥有点遗憾的说明了一下自己的观点。
大唐股票交易所现在对大唐的影响力是越来越大了。
长安城很多人都有购买里面的一些作坊的股票。
不少人都是长期持有一支股票的。
“如果我们的煤油作坊的股票价格真的受到电灯泡的影响的话,估计格物学院那帮人肯定要在旁边幸灾乐祸了。
很可能明年分配研究经费的时候,格物学院又会以研究电灯及其相关产品为理由,狮子张大口呢。”
不管是在后世还是现在,一个书院里头,各个学院之间对于经费的争夺肯定是比较激烈的。
没办法,经费的多少,在一定程度上就意味着你的实验成果的多少。
这虽然不是绝对的,但是之间却是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
特别是有些实验是需要花费比较多的钱财。
如果你的经费不够,哪怕是想法很多,要确认真伪,也是有困难的。
总不能一篇论文里头,什么东西都是猜测吧?
又不是算学院那帮人,只要一张纸、一杆笔就可以了。
“李谚那个家伙,这一次也是走了狗屎运。
其实电灯这个概念,并不是他们首先提出来的。
只不过搞来搞去,没想到他们最先搞出成绩出来。
要不是这个东西跟我们化学院的关系实在是有点远,我都想安排一组人员也去搞电灯泡了。”
饶永祥跟李谚也是老熟人来着了。
大家虽然也是好朋友,但是涉及到竞争的时候,该炫耀还是要炫耀,该骂娘还是要骂娘。
彼此之间的关系反倒是有点像是程咬金和尉迟恭的关系。
“师父,从这个论文的情况来看,电灯泡的灯丝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影响因素。
虽然他们尝试了很多选择,但是如果我们能够在他们发明的电灯泡的基础上找到效果好很多的灯丝的话,是不是也可以把他们的风头给压下去?
新的化合物或者是新的金属的研究,这可是我们化学院的老本行呢。”
练志坚的脑子还是非常活的。
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切入点。
没办法,电灯泡的相关论文在《科学杂志》上面发表之后,电灯泡这个词语的热度立马暴涨。
大家都在想着能不能在这一波的研究热潮当中,获得一些好处。
“灯丝?这个玩意还真是可以作为一个切入点呢。
如果我们可以找到一个能够使用几个月都不会坏掉的灯丝,那么这个电灯泡就有了大量生产的意义了。
不过,这么一来,岂不是相当于左手打右手,自己努力去发展电灯泡,来打击我们的煤油灯?”
饶永祥这么一说,气氛就有点尴尬了。
这就是先行者面临的问题。
就像是后世的时候,移动旗下的飞信,曾经在一段时间内非常的热门。
那个时候如果移动重视这个产品,那么估计就没有微信什么事情了。
但是因为飞信的出现,对移动的短信业务带来了巨大的冲击。
如果持续的发展下去的话,基本上就会把短信业务给废掉了。
所以移动最终并没有重视飞信,慢慢的去成为鸡肋的存在。
不过最终呢,飞信虽然没有给短信继续带来伤害,可是微信的发展壮大,仍然给了短信致命一击。
终归还是要顺应时代发展啊。
“师父,我们不去研究灯丝,蒸汽机研究所那帮人也是一样会去研究的。
与其这样,倒不如我们也插进去。”
练志坚思索了一下,再次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行吧,那就由你来负责这个项目吧,看看能不能搞出什么新东西出来。”
饶永祥倒也拎得清,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
自从李宽在登州带人出海捕鲸开始,捕鲸在大唐就成为了一个新兴的行业。
不管是鲸油肉还是鲸鱼皮,亦或是最受欢迎的鲸油,都是畅销各地的东西。
虽然在煤油灯的冲击之下,鲸油蜡烛的销售受到了明显的冲击。
不过大唐太大了,不管是煤油灯还是鲸油蜡烛,之前都远远没有完全占据整个市场。
所以双方的发展并没有受到特别大的影响。
至少不管是煤油灯还是鲸油蜡烛,整体销量都是一直在增加之中的。
所以长安城的勋贵,基本上都安排了家中人员参与到捕鲸之中。
从登州到明州,从函馆港到蒲罗中,大唐的捕鲸队可谓是遍布各地。
其中又以清河崔氏的捕鲸队的规模尤为巨大。
所以当煤油灯出现的时候,崔庆就觉得有点难受。
好在市场还有很大,崔家的鲸油蜡烛生意并没有受到特别大的影响。
但是现在又冒出一个电灯泡出来,崔庆就有点坐蜡了。
“郎君,我感觉这电灯泡就是一阵风潮。
现在各个报纸上面都在报道相关的新闻,所以让人感到电灯泡好像很快就要走进千家万户了。
但是实际上没有那么快的。”
崔祥坤的观点,跟练志坚显然有一点相似。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这个观点也不能说是错的。
毕竟电灯泡刚刚被发明出来,是不可能在短短几年时间内就普及开来的。
“这个道理我自然是知道的,但是这样无形之中就给大家传递了一种信号,认为鲸油蜡烛是没有前途的。
这个才是最麻烦的饿。
大唐参与到鲸鱼蜡烛这个行业的家族可是一点也不少。
一旦他们觉得鲸油蜡烛的前途不妙了,可能就会降低价格,把手中的鲸油蜡烛都给清空出去。
这么一来,市场上的鲸油蜡烛售价肯定会出现大幅下滑。
鲸油蜡烛这个东西,各家出品的质量并不会有特别大的区别,无非就是谁更便宜,百姓就买谁家的。
一旦有人降价,我们如果不跟随,立马就会出现产品滞销的局面。
这种恶性循环要是展开了,那么就麻烦无穷了。”
崔庆的商业嗅觉还是非常敏锐的。
他倒是不担心带灯泡会抢占鲸油蜡烛市场。
真要担心,应该去担心煤油灯的发展。
但是市场虽然不会被抢占,信心却是很难说。
很多时候,信心可是比市场还要重要的。
“虽然我们家的鲸油蜡烛销售规模比较大,但是整个市面上售卖鲸油蜡烛的至少有十几家。
要不我们干脆组一个局,把大家叫到一起商讨一下,看看如何面对这个局面?”
崔祥坤也不知道要怎么回答自家郎君的话。
不过他也算是经验丰富,知道这个时候最好的处理方式是什么。
自己在这里操心,其他人应该也在发愁。
那何不大家一起商量一下,看看怎么办?
“嗯,也只能这样子了。
希望千万不要有人那么快就乱了手脚。”
崔庆叹了一口气,很是无奈的样子。
……
“阿耶,好神奇哦,只要转动这个摇臂,这个电灯泡就会亮起来。”
太子府中,小玉米满是好奇的趴在桌上看着眼前的一个小模型。
为了让小玉米和小土豆他们对电磁感应现象有一个更加直观的了解,李宽安排人制作了这一套试验装置。
这套试验装置也将会在大唐许多小学里面推广,算是观狮山书院格物学院在电池感应方面推出来的一款产品了。
虽然这款产品没有什么实用价值,不可能真的用来照明。
但是用来让大家更加直观的了解电磁感应现象,却是一点问题也没有。
“这个原理你之前在藏书阁中看那些书籍不是都已经看过了吗?
无非就是旋转的线圈穿过磁场之后产生了电流。
然后这些电流通过电灯泡之后,灯丝就变亮了。”
对于小玉米,李宽是一如既往的宠爱。
曾经的小不点,如今也有十二岁了。
放在大唐这个年代,已经不能用黄毛丫头来形容了。
整个长安城中,有不少人都想着把李宽的这个掌上明珠娶回家呢。
不过李宽显然不会让十二岁的小玉米这么快嫁人的。
不等到十八岁,那是绝对不会考虑这个问题的。
“书本归书本,实际上看到这个模型,感觉还是很不一样的。
阿耶,难道藏书阁中那些书本上介绍的内容,全部都是真的吗?”
小玉米满脸好奇的看着李宽。
太子府的藏书阁,有各种各样的书籍。
许多东西甚至是只有这里才有。
以前小玉米看到一些很特别的书籍的时候,觉得里面说的东西神乎其乎,心中是把它当成神话小说来看待的。
当时想现在看自己阿耶的态度,似乎书籍中的那些东西真的都可以变为现实。
“当然是真的,只不过大唐现在的技术水平还不够发达,所以没有办法把书中的东西制作出来。
过个几十年或者上百年,书中的大部分东西都有可能变为现实的。”
李宽很是宠溺的摸了摸小玉米的脑袋。
自己这个女儿,要说聪明是绝对聪明。
那智商绝对比李宽要高的。
不过就是一直都没有把自己的聪明用对地方,隔三差五的就给李宽惹事。
不过整个观狮山书院,对小玉米都是很佩服的。
因为不管是格物学院的内容,还是化学院的内容,亦或是算学院的内容,小玉米都可以用精通来形容。
至少在理论层面,整个观狮山书院里头能够把小玉米稳稳的压住的人,实在是不多。
关键是你在格物方面胜过了小玉米,你能确保同一个人能同时在化学方面也战胜小玉米吗?
不客气的说,小玉米在格物书院里头的威名,那是用别人的憋屈来堆积起来的。
就是李谚和饶永祥碰到小玉米,也要暗自头疼。
“这么说来,人真的能够跟鸟儿一样在天空中飞翔,能够跟鱼儿一样在海底翱翔,还能日行千里,耳听万里之外的声音?”
小玉米用有点怀疑的眼神看着李宽。
很显然,刚刚说的那些东西,显然是有点超出她的理解范围的。
哪怕是她看的书籍比一般人要多,也有点难以理解这些东西。
“是的,现在作坊城很多人都在研究发动机,如果将来把发动机安装在一个有着翅膀的东西上面,那么是不是也有可能让它飞起来?
至于水里面翱翔,也是可以采用类似的方案,制作一个密闭的容器,在里面安装发动机或者其他东西来驱动螺旋桨,让它在海里面翱翔,是不是听起来也是有可能的?
至于日行千里,其实你乘坐长安城到洛阳的火车的时候,就可以大胆的想象一下,如果火车的速度提高一倍,甚至提高两倍,那么日行千里是不是就变得有可能了?”
李宽很有耐心的跟小玉米交流着。
这算是他们之间特殊的教学方式了。
李宽自己肯定不可能跟一般的老师那样天天给小玉米上课。
但是在日常的对话之中,却是可以传递很多信息。
这些信息,很多都是其他人所想象不到的。
“那耳听万里呢?这个总不是什么安装发动机就能实现的吧?”
小玉米一时没有从李宽的话里面找到什么漏洞,不过发现李宽没有提到耳听万里,立马就觉得这个可能是做不到的。
“这个东西,在未来肯定也是可以实现的。
电已经出现了,那么在特定的设备上面,设置了不同的按钮之后,出来的电流肯定是不一样的。
如果我们把这种特殊的设备上面输出来的电流传递到另外一个州府,然后通过独特的方式把这种电流的变化解析出来。
那么从理论上来说,输入进去的信息就可以得到破解,这就实现了信息的快速传递。
同样的,如果我们把人说话的声音想办法转化为特定的电流信号或者是其他我们还没有发现的一些信号。
那么只要有合适的破解装置,我们就能实现远距离的通话。
耳听万里的梦想,要实现起来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李宽没有办法跟小玉米说太专业的内容。
因为他自己也不懂。
但是什么东西在未来是可以实现的,这一点他肯定是最有发言权的。
“阿耶,如果真的按照你说的那样子的话,那么时候的人们的日常生活,岂不是会出现非常不一样的变化?”
小玉米有点期盼的看着李宽。
“是的!伴随着科学技术水平的发展,百姓们的日常生活肯定也是会跟着变化的。
其实你只要认真的观察一番,就知道长安城中的百姓,他们的生活方式跟几十年前已经有了很大的不同。
就比如烧火做饭,以前都是烧柴火或者木炭,但是现在呢?
几乎家家户户都是以燃烧蜂窝煤为主了。
再比如穿衣服,以前百姓普遍都是穿麻布衣服,但是现在麻布衣服已经非常难见了。
大多数时候,衣服都是使用棉布或者羊毛线来制作。
并且以前家家户户基本上自己制作衣服的情况,现在也很少见了。
更多的百姓都愿意花点钱财去铺子中购买成衣。
还有大家的出行,不管是四轮马车的出现,还是自行车的逐渐推广,亦或是铁路的出现,都大大的改变了大家的生活方式。
这些东西,都是一点一点的在发生。
我们身在其中,可能感受没有那么明显。
如果是从大唐以外的地方到来的人们,他们受到的冲击肯定是更大的。
大唐以后肯定跟世家各地会有越来越多的交集,你们适当的关注一下海外的情况,了解一下其他国家的百姓的生活,也是有好处的。”
李宽今天很有耐心的在那里跟小玉米说明着。
就连旁边的程静雯和武媚娘都觉得这个场面比较难得。
越是身在高位,属于自己的时间就越少了。
别看李宽比较懒散,朝会经常都不出席。
但是他毕竟是大唐的监国太子,要说每天都不忙,那是不可能的。
“夫君,现在长安城里头识字的人越来越多了,新华书店一个月的销量比十几年前一年的销量都要多。
甚至现在一个月的书籍销量,比二十多年前好几年的销量都要多。
如果让小玉米结合你刚刚说的那些东西,以未来生活的幻想为主题写一本故事书的话,是不是也会很受欢迎呢?”
武媚娘在旁边提出了一个非常有建设性的意见。
在李宽的影响下,大唐的出版市场有了非常大的改变。
在几十年前,各个印刷作坊除了初版四书五经之外,很少会有其他书籍的初版。
哪怕是有,往往也都是跟四书五经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书籍。
但是在《三国演义》、《白蛇传》、《红楼梦》等新派小说的影响下,再加上造纸成本的不断下降,印刷技术也在不断提高。
整个大唐,有不少人都开始考虑写小说或者其他的书籍来出版。
虽然真正通过出版挣了大钱的人很少,但是这仍然阻挡不了大家出版书籍的热情。
没办法,只要能够出书,不管是什么书,在这个年代都是一件光宗耀祖的事情。
“你是说让小玉米小一本科幻小说?”
李宽很是惊讶的看着武媚娘。
不过想了想,好像觉得也不是不可以哦。
虽然小玉米才十二岁,但是她的见识绝对比大部分大唐人都要高。
科幻小说最大的卖点就是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故事情节。
至于各种文字优美不优美,反倒不是重点。
这么一想,小玉米还真的有可能写出一本脍炙人口的科幻小说出来呢。
“科幻小说?郎君,这是科学幻想小说的简称吗?”
很显然,科幻小说这个名字,在大唐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
不过从字面上也比较能够推测出到底是什么意思。
“是的,科幻小说是在尊重科学的基础上进行合理设想,这种小说主要表现人类在未来世界的物质精神文化生活和科学技术远景,其内容交织着科学事实和预见和想象。
跟《三国演义》这些传统的小说不同,科幻小说的特殊性在于它与科学技术的发展有着直接的联系。
比如刚刚提到的会飞的机械,能够在水里面翱翔的机械,以及万里之间的通话等东西。
在小说中,能让读者间接了解到科学原理,了解这些东西的结构是怎么样的。
但它又是一种文艺创作,里面夹杂着一丝对未来想象的感性,并不是真的描绘一个事实。
换句话说,科幻小说中描写的场景,按照科学技术来推断,未来是有可能发生的。
但是也只是有可能,并不表示一定会发生。
并且这也要看作者的水平。
如果作者掌握的科学技术是错误的,那么基于这种错误的理论上面得出的东西,肯定是不能实现的。
小玉米跟其他人相比,她有着自己独到的优势。
一方面,她自己本身就是才华横溢的姑娘,在加上我经常跟她说一些科学技术的未来发展方向和可能性。
她只要把这些东西融合到小说之中,随便选择一个什么主题,都可以让人感到耳目一新。”
虽然让小玉米写东西的是武媚娘,但是显然李宽才才科幻小说更加了解。
经李宽这么一说之后,就连小玉米自己都提起兴趣了。
“阿耶,按照你这个说法,岂不是有很多小说都可以朝着这方面去发展?
比如我只要描写一下一百年之后的人们在长安城从早到晚的经历,一篇文章就出来了。
如果再往里头添加一些其他的主线,一本小书就出来了。”
在大部分人看来,写书还是一件门槛比较高的事情。
但是按照刚刚李宽的说法,小玉米觉得自己随随便便都能写出好几本书出来。
“是的,你说的没有错!
科幻小说没有那么难,特别是对于现在的你来说,它没有那么难。
但是对于其他人来说,最难的就是如何推测未来的科技发展方向。
只有自己脑海中有一副科学发展之后的画面,才能有办法创造出好看的故事出来。”
李宽自己前世的时候就很喜欢看《海底两万里》等科幻小说,这些比较早期的科幻小说,跟后面二十一世纪之后出来的东西,还是有着很大的不一样的。
就像是《鲁宾逊漂流记》,如果是放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才面世,估计感兴趣的人就不多了。
但是提早三百年出来,读者们的反应就完全不同了。
以大唐现在的技术环境,完全可以鼓励一些人写出类似《海底两万里》和《鲁滨逊漂流记》这样的小说啊。
科幻、探险、侦探等小说,是现在的大唐比较缺少的,但是却是值得鼓励的。
“郎君,你既然都已经有了一些方向,要不小玉米的第一本科幻小说,你干脆给她说一说框架,让她能够更快的进入到状态?”
武媚娘在旁边给了一个助攻。
“就是啊,阿耶,我应该具体怎么写,第一次写这书,我也还不是特别懂。
等有了第一次之后,以后就不需要你那么麻烦了。”
小玉米整个人也燃起了斗志,觉得写书这个事情,完全可行啊。
想一想到时候整个长安城,一大堆人都在看自己写的书,那个场面肯定很激动人心。
“我刚才不是说了好些未来可能会出现的产品吗?
要不你就干脆以能够在水里面翱翔的机械为主线,描写主人公驾驶着这种机械在水中翱翔。
然后沿途看到海中许多罕见的动植物和奇异景象。
当然了,为了让小说的情节比较丰富,途中肯定要经历一些搁浅、土著围攻、同鲨鱼搏斗、冰山封路、章鱼袭击等许多险情啦。
这样的书,因为出场的人物不需要很多,对于现在的你来说,是比较容易把握住的。”
对于自己的女儿,李宽自然是不予余力的帮忙。
至于后世的法国作家儒勒·凡尔纳会不会从棺材里面跳出来,那就不是他需要考虑的事情了。
“好!阿耶,我等会就开始构思具体的情节,然后我再去一趟登州,跟当地的水手好好的请教一下海洋上的事情,争取在今年内就把这本书给写出来。”
小玉米一拍大腿,做出了决定。
“啊?你要去登州吗?”
李宽突然发现自己居然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小棉袄现在找到借口离开长安城了。
这让他很是舍不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