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只想安靜的做個苟道中人》-第六十章:水井。(第二更!求訂閱!)展示

我只想安靜的做個苟道中人
小說推薦我只想安靜的做個苟道中人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面具乌沉沉的,仿若浇筑而出,浑然一体。
裴凌打量其片刻,想了想,也将其戴到脸上。
一层仿佛深入骨髓的冰冷,瞬间笼罩下来。
以裴凌如今的身体情况,禁不住打个哆嗦,才勉强承受住。
紧接着,视线迅速受到阻碍,只不过,却并非一片漆黑,而是仿佛隔着重纱般的模糊朦胧,竟是丝毫不觉气闷。
討厭人類的魔王
做完这些准备,他坐在凳子上又休息了一炷香的时间,尔后才艰难的起身,朝屏风外的房门走去。
这里是“咒”的造化,可能让他一步登天,但也可能让他万劫不复!
他现在要抓紧时间,尽快了解自己目前的处境。
“红粉新娘、‘郁’、‘贪奴’,不知道现在在什么地方?”
“先不管他们。”
“‘咒’的造化,要比他们三个,更加凶险!”
“此外,那名丫鬟要杀我,得想办法,先将那名丫鬟解决掉!”
心念转动之际,裴凌已经走到门前,他没有立刻推开大门,而是先在槅扇门上方的棂格糊的桑皮纸上戳了个小洞,将眼睛凑过去,仔细观察着外面的环境。
门外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庭院。
抄手游廊下每隔数步挂了一盏气死风灯,照出整个庭院的大概情况。
廊外砌了一圈的花坛,种植了不少低矮的草木。
中间的院子占地还算广阔,铺砌着条形的青石,东南角上有一株枝繁叶茂的大树,枝叶繁茂,似是银杏。
树下还有一口及腰高的水缸,置了半圆形的盖板,盖板上放着一只竹勺,纹路斑驳,仿佛已经经历了很多岁月。
庭中空无一人,阴暗昏惑,也没有任何虫鸣雀声,寂静无比。
确定门外无人之后,裴凌小心翼翼的推开房门,跨过门槛。
刚刚走出房间,他立时感到寒意扑面而至,似乎争先恐后的朝他体内钻去。
他的身体太虚弱了。
哪怕已经穿了很多件衣服,却也无法承受外界的寒意。
裴凌眉头一皱,抬手拢了拢衣襟,尔后扶着游廊的栏杆,一步步朝院外走去。
昏暗之中,鸱吻斗拱沉默矗立,幽深大宅,寂静若死。
※※※
气死风灯在枝头来来回回的摇晃。
火光摇曳,四周婆娑的枝叶,忽明忽暗。
稠密树冠下,有一口样式古拙的井。
井口青苔已然完全湮灭了镂刻的字迹,愈显古意盎然。
乌黑的长发,微微荡漾,柔软如飘摇间的水荇,透过长发的间隙,可以窥见一张素白的面孔,鹅蛋脸,额角一抹斜红,蜿蜒缠绕,犹如藤蔓,愈显肌肤娇嫩,吹弹可破。
其长睫如扇,鼻梁挺翘,菱唇却是一片惨白,毫无血色。
女子猝然惊醒,睁开眼,看到的却是逼仄的空间、潮湿的青苔、及唇的水……她正在井里!?
眼下,除了脑袋之外,整个身躯,都已经浸泡在井水之中,三千青丝于水面载沉载浮,仿佛一朵巨大的墨色莲花。
女子娥眉一皱,立时便站起身来,想要直接跃出水井。
但一跳之下,除了溅起些许水花的动静外,却仍旧停留在井中。
女子这才意识到,自己一身返虚期的力量,已然全部消失!此刻,赫然便成了一名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女子!
她先是一阵惊愕,尔后很快就疑惑起来。
“咒”是幽素坟曾经的禁忌,而那位禁忌留下来的布置,定然是亡者的造化,却为何要扮演凡人?
極品風水師 岱嶽峰
是的,她正是不久之前,跟随裴凌一同进入“咒”所留造化之地的红粉新娘!
正思索之际,井口忽然传来一个清脆的嗓音:“小姐,你在哪里?”
“小姐,小姐……”
“你在哪里?”
声音越来越近,似乎已经快到井畔。
红粉新娘娥眉微蹙,本能的知道,这声音是在找她!
眼下她只要答应一声,上面寻找自己的丫鬟,应该就能拉她上去……
想到这里,她正要开口,内心深处忽然涌起一阵惊涛骇浪般的恐惧。
炎拳
红粉新娘顿时面色一变,不对劲!
她刚才醒来的时候,身体蜷缩成团,除却头颅外,全身都没入水中,那不像是怕冷,更像是在躲避着什么!
意识到这点,红粉新娘立时深吸一口气,整个沉入水底,将自己完全掩藏了起来。
很快,清脆的嗓音,直接从井口传来,一个戴着镔铁面具、穿五成新布衣布裙的丫鬟,将头探入井中,朝下望去。
气死风灯仅能照亮方寸之地,井口往下三尺,便是一片混沌般的黑暗,什么都看不清。
丫鬟目力用尽,也只能看到些许粼粼波光。
她屏息凝神片刻,慢吞吞的收回脑袋,尔后继续喊道:“小姐,你在哪里?”
渐渐的,丫鬟的呼唤声远去。
忍耐许久,估计对方已然离开,红粉新娘这才从水中冒出,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寵妻入骨:酷冷總裁溫柔點 溫煦依依
须臾,她恢复如初,不禁蹙紧了眉头,眼下若是一直待在井中,不说能不能寻到“咒”的造化,就她现在的身体,也承受不住井水的长期浸泡。
趁着那名丫鬟走远,得赶紧离开这口水井,尔后再慢慢调查这里的情况。
想到这里,红粉新娘开始沿着井壁攀爬。
只是,井壁生满了厚实滑腻的青苔,她如今又修为全无,只是一个寻常凡女,没爬多高,便感到落脚处一滑,脑袋磕到井壁不说,整个人也因为骤然失去着力点,直接摔了下去。
扑通!
井底溅起尺高的水花,有井水作为缓冲,红粉新娘没受什么伤,只是体力消耗了不少。
正当她抹了把脸上的水渍,打算继续攀爬的时候,丫鬟的声音,再次传来:“小姐,你在哪里……”
红粉新娘面色微变,声音会引来那名丫鬟!
不及多想,她再次潜入水底。
“小姐,小姐……”呼唤声越来越近,很快,丫鬟的脑袋,再次出现在井口,黑黝黝的面具下,其定定的看着井下,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她唤道:“小姐,你在哪里?”
“小姐,小姐……你在哪里……”
我能吃出屬性
片刻后,丫鬟再次离开。
“小姐……”
呼唤声再次远去。
又过了好一会,红粉新娘的脑袋猛然冒出水面,胸口剧烈起伏,克制的喘息着。
她恢复之余,望着面前青苔遍布的井壁,双眉紧皱。
片刻后,红粉新娘缓过一口气,立时开始继续攀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