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白骨大聖-第632章 晉安登臨第三境界!三日同天!天地異象!

白骨大聖
小說推薦白骨大聖白骨大圣
火山口内壁有着连绵无尽古殿群,这些古殿恢弘高大,沧桑古灰,带着悠久岁月的沉厚积淀。
有岁月气息在其间流淌。
这些恢弘古殿群中有焦土、有裂开的基石、有破败废墟,在空荡荡中透着幽幽沉寂,这些环绕火山口而建的无尽恢弘古建筑物就像是小昆仑虚曾经拥有过的辉煌与巅盛缩影,这里是帝之下都,一梁一石都透着神秘的气息。
因为九面佛十世肉身,晋安他们不曾仔细探查过这片古老建筑物,但此时的晋安故地重游,他站在古殿群深处的一片废墟前。
他依靠肉身力量,清空废墟,露出被石梁断壁掩埋得很深的一株赤色玉树。
“这就是前辈说的帝屋神树?”晋安惊讶打量。
赤色玉树上结着一颗暗淡赤果,粗看之下感觉并无什么奇特,就像是颗普通浆果,可细细观察又会发现果皮下有点点星辰闪动,似银河中心的亿万恒星盘绕,那是玉浆灵性在果皮下缓缓流动。
晋安并非是自己找到帝屋神树,而是被那位与林叔同出自玉京金阙的高手前辈带来的。
玉京金阙高手:“昆仑虚有木焉,名曰帝屋,叶状如椒,反伤赤实,可以御凶。这段话出自《山海经》,相传这棵长在昆仑虚的仙树拥有着巨大神奇能量,人服之,可以拥有像九头虎开明神兽一样的神力,受到神力洗髓伐经从此拥有神体,打破凡人肉身极限,又有古籍记载服用此果可以白日飞升,一跃可以直登通天柱顶,达到天庭所在的南天门。此神树只生长在帝之下都的玄圃仙药园里,据说是天帝亲手栽种,用来赏赐天庭仙班用的,所以被古仙们赐名‘帝屋神树’。”
“有关‘帝屋神树’的种种神话故事和神奇药效,流传着很多说法,各不统一,是否真是天帝亲手栽种在帝下之都也未可知,但这些传说都有一个共同点,‘帝屋神树’的确是一株能诞生神迹的神木。”
说到这,对方看了眼眸惊讶,脸上表情无法淡定的晋安,继续平淡说道:“不过!”
“这里立碑石叫小昆仑虚,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昆仑虚,而且这里的生机从太古时代就枯竭,大道磨灭不知道多少千年,这株疑似帝屋神树结的果实跟外面玉山上那些玉树一样都是还未长熟,具体药效有多少未可知。但用来洗筋伐髓一遍你的肉身,洗涮一遍你的体质,依靠残留在你体内不能马上炼化的神药药力,让你的肉身支撑住我的道炁灌顶和元神灌顶,临时突破至第三境界,应该是足够了。”
雪小七 小说
这就是对方找上晋安的全部计划。
自从看到晋安能用《黑山神功》吸收,转化九面佛十世肉身的如烘血气,其便有了这个计划。
利用晋安鱼化鲲鹏,吞天化地,夺他人之功,纳己之经脉的神通,其主动把自己的修为暂时都借给晋安,帮助晋安暂时登临第三境界。但是跨境界差距太大,为了增加成功率,防止晋安被撑爆身体,危及生命,所以其带晋安返回火山口内古殿群挖掘这棵帝屋神树,再助晋安一臂之力。
并非是其没有私心,对晋安倾尽所有,而是其身体出了状况,无法独自从废墟里挖掘出这棵帝屋神树,而且帝屋神树上的生机早就断绝,具体药力还剩多少未可知,倒不如成人之美,让晋安带大家杀出去。
其实这也是一种信任。
主动把修为暂借给晋安,让晋安吞化自己的修为,助晋安鱼化鲲鹏,等于是把自身陷入最虚弱最无力反抗的境地,万一晋安有一个歹念,其将万劫不复,生死予夺。
这也从侧面反应出,来者对林叔十分信任。
所以也十分信任晋安的为人与品格。
晋安自然也明白其中道理,本着互相信任,他没有犹豫,摘下帝屋神树上的唯一一颗赤玉浆果,消化吸收起来。
那棵本就生机不堪重负的帝屋神树,随着果实离体,迅速枯萎,凋敝,死亡。
神话不再。
从此世间少了一棵稀世神树。
晋安刚吞服下赤玉浆果,身体就赤红一片,如神火灼烧,不像是吞服异果倒更像是吞下亿万恒星,毛孔里有神霞喷薄,肌体透明,能清晰可见体内沸腾,蓬勃流转的血液、脏腑、骨髓…那是帝屋神果带来的惊人生命精元之气在给他洗涮肉身,重塑坚固体魄。
玉京金阙高手惊诧看一眼晋安,似乎连其都有些吃惊于帝屋神果的药力超出想象,其并没有思考太多,趁着帝屋神果药力尚在,对晋安醍醐灌顶,主动将自身修为都灌顶给晋安。
两道霞光连接两人,如一道天桥嫁接在两人之间,神光阵阵,仙钟道韵之声缭绕于耳,玉京金阙高手眸光复杂的看着正闭目盘坐全力消化帝屋神果药力的晋安,用着只有自己可闻的声音轻轻低语一句:“希望今日你不要负我,不要负了他对你的信任。”
话落,其放弃元神抵抗,对晋安毫无保留开放心神,这一刻,两个元神相交,晋安看到了对方敞开的所有心神与记忆,那是个玉华宝莹的女子元神与自己元神相交融合。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轰隆!
一股惊人气息在火山口内爆发,如神海滔天,又似银河倒泄长空,天地间茫茫一片,尽是神光在来回冲荡,有惊人无比的炽热血气,浩瀚宏大神霞,在天上汹涌,因为血气实在是磅礴浩大得惊天动地,连火山熔岩都剧烈翻滚,火浪冲天,云雾滚滚,似乎随时要火山喷发,毁灭这一方荒凉世界。
无尽的神光与炽热血气,在火山里不断冲荡,就像一轮浩瀚火日悬挂在火山上方,就连已经逃亡到远处的众人都发现了火山口里的异常。
“血气阳刚,气血如阳,好惊人的天地异象,公子,有人在小昆仑虚里突破到第三境界了!”
霸氣總裁小蠻妻爲你傾心 天宮炫舞
奇伯面色凝重注视着天际尽头气血红光映照虚空的火山。
每个人突破第三境界的天地异象都不同,有的人是腊冬铁木开花,有的人是白虹贯日,有的人是白天出现日月同辉,有的人是大地烤裂。
这气血红光盖压火山温度的奇景,还是头一次见到,这该得是多么强横的肉身体魄?
可就在此时,火山口里又接连升起两轮气血太阳,三日同天,遮天蔽地!神光璀璨,贯通天地!
“这,这是…道家记载的三花聚顶异象?”
奇伯看得目瞪口呆,心神激荡起巨大涟漪:“可道家三花聚顶并不长这样啊,三花聚顶,是人花,地花,天花,意指人的精气神到了化神地步!从未听说过有三花聚顶是三轮气血太阳!这又是个什么新的第三境界天地异象?”
倚云公子同样注视着火山口方向:“民间说一个人有三把阳火,分别是双肩与头顶各一把阳火,或许并非是道家的三花聚顶,而是有人把江湖武道练到极致,点亮了三把阳火,出现了眼前的第三境界天地异象。”
要说这种人是谁,天下能找出的人是屈指可数,而在小昆仑虚里只有一个人能办到,奇伯立刻想到是谁:“公子你是说晋安道长他在小昆仑虚里突破修为了?”
奇伯的话,很快得到验证,九面佛十世肉身放弃了继续追杀他们,他驻足转身望着火山口方向,二十目冰冷闪烁,似乎是嗅到了晋安的气息,然后不顾一切的杀向火山口方向。
九面佛十世肉身与天竺二老的战斗在晋安离开不久就结束了,九面佛十世肉身找不到晋安,便继续发狂追杀起其他人。
看着九面佛十世肉身大步撞爆空气,纯肉身之力打破音速,在沙漠戈壁上恐怖杀回火山口,奇伯面色一变:“公子!晋安道长突破在际,现在是他修行到了最关键时刻!”
随后,倚云公子、奇伯放弃逃生机会,着急往火山口赶去。
在离开前,倚云公子让边珍、天神氏高层带领其他人继续往外界逃命,除了少部分人犹豫了会然后离开,高原三大部族和一些汉人都选择重新杀回火山口,听到晋安到了突破修为的关键时刻,大家都想要做些力所能及的帮忙。
但是这些人都被倚云公子和奇伯劝回去,人群里带伤的人太多了,强行留下只会成为拖累,反而帮不上太大的忙。
火山口的巨大动静,自然也被一直跑在最前的天师府的人看到了,他们神色凝重,猜测会是谁在小昆仑虚里突破修为,这个世间又多了一尊极其厉害的第三境界强者。不过在看到九面佛十世肉身重新杀回火山口后,天师府这些人知道机会难得,好奇心哪有活命重要,既然有人主动替他们挡灾,他们立刻抓住这个机会继续向外界逃命。
万界次元商店 小叮裆
最后,只有倚云公子和奇伯朝火山口赶去,就连老道士和山羊都被劝了回去,面对九面佛十世肉身这种三境怪物,人多不一定能帮上忙。
老道士也明白这个道理,这个时候不成为拖累就是最大的帮助:“倚云公子,奇施主,小兄弟就交给你们了!你们一定都要安全归来,老道我会一路都为你们念经祈福!”
道完别,老道士带着大部队,一路往外界继续逃命。
黄金家族的边珍,依旧身子虚弱的趴在“神牛”背上,她目光担忧的回头看着被三颗太阳环绕着的火山方向,她担心救命恩人晋安的安危和担心晋安身上的降魔画卷。
吼!
天地嘶吼,九面佛十世肉身那庞大身影,在黄沙上投下巨大且可怕的黑影,一路突破音障的凶狂冲向火山口,气机恐怖。
倚云公子和奇伯则紧追其后不放。
……
此时的火山口古建筑物群里,晋安浑身红光,像是一轮太阳在燃烧,那种感觉像是吞噬了亿万恒星,身体要炸开了般,有一道道气血风暴从肌体内迸发冲出。
就连每一根发丝都带着神霞火光,一头长发随风飘舞,蓦然,他睁开两眼,瞳孔里激射出两束惊人光芒。
此刻他有一种感觉,身体脱下繁重枷锁,肉身从沼泽里挣脱而出,就像是肉身脱离苦海,抵达彼岸,有十分惊人的浩瀚生命力从他体内冲出。
带着挣脱繁重枷锁,自由逍遥天地的通达念头,他畅快淋漓的发出长啸,身影拔地而起,这一跃就是百丈高,直接跃出火山口,遥望向已经冲到玉山山脚下的九面佛十世肉身。此刻头顶映照出三日同天的他,就如一尊魔神登临火山口,身影霸道,勇猛,身上冲霄起惊世骇俗的气机飓风,道袍被气机飓风带得猎猎摆动。
“这就是三之极的第三境界吗?号称陆地神仙?”
“可惜时间不够,没有时间让我细细体悟一番这新多出来的力量。”
晋安感受着五脏六腑里有蓬勃生命力不断释放力量,体内有刚猛霸道之力激烈冲荡,他盯着一路突破音障杀近的九面佛十世肉身,这次他不会再逃了,因为他也掌握了三之极的力量。
隔着远远,倚云公子和奇伯已经认出晋安,奇伯神色欣喜:“果然是晋安道长在绝境突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