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寒門宰相》-三百八十一章 此事非章度之不可讀書

寒門宰相
小說推薦寒門宰相寒门宰相
王珪拒拟诏之事,传至中书省。
韩琦闻之面色铁青,王珪此举明显是得罪了韩琦为首的宰相。
曾公亮背过身时露出些许笑意,但转过头又皱着眉头道:“这禹玉也太古板了吧,虽说建储之事,需请官家面谕,不过这熟状上有官家御宝,又有我等押字却是不妨碍的。”
欧阳修与王珪交好,出言道:“天子亲谕为内制,中书议定之事为外制。翰林学士为天子私人,既制草建储诏书,还是需面圣之后方显郑重。”
韩琦闻言拿眼一横欧阳修,赵概则道:“欧公所言在理。”
欧阳修感激地看了赵概一眼,当初二人同修起居注时,欧阳修觉得赵概沉默寡言,颇看不起对方。但赵概却没有计较,相反以德报怨,欧阳修被贬时,数度为他说话。
欧阳修官复原职时,二人成为莫逆之交。
欧阳修道:“王禹玉实为真学士。”
见欧阳修,赵概都为王珪说话,韩琦淡淡道:“我怎么不知王禹玉尽忠职守,只是怕了误了大事而已。”
这是一个不眠之夜。
章越与司马光二人都守在秘阁直庐。
次日清晨,章越司马光闻之圣旨未撰,不由奇怪莫非出了什么差池。
连司马光也是疑惑,期间到底什么环节出了问题?
而此刻王珪已亲至东门小殿面君。
王珪向官家道:“陛下此乃大事,一定决定不可再后悔,如今外头皆议论纷纷,言执政大臣强迫陛下为此,此论若不出于陛下,日后祸乱之萌则未可知。”
但见官家虽露出不情愿之色,闭目半响后仍是道:“此决自朕之决意,非全凭执政大臣之言,不建储则众心不安。”
王珪闻言也知此事不可更改,于是道:“陛下能独断为宗庙社稷计,此为天下之福也!”
官家道:“卿家能面朕,而不经中书,真可谓忠心可嘉,朕没有看错人。”
王珪闻言不由感激涕零地道:“臣为陛下亲简,必以死报答陛下。”
官家道:“卿真不愧是朕的心腹之臣。”
顿了顿王珪问道:“不知陛下意属哪位宗室为知宗正?”
官家道:“朕与中书商议,濮安懿王第十三子赵宗实可承宗祧,可先为宗正,中书已重拟熟状至学士院。”
王珪称是后退至翰林学士院拟诏。
次日面谕大臣们,渐渐司马光,章越玉成此事也渐渐被人所知。
章越心底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从宫里返回家中,侍经筵近一月,他感受到什么叫伴君如伴虎。
退 後 讓 為 師 來
权力中央的漩涡,一个不慎就能将人活生生的吞噬。
若是赵宗实如历史上登基,那么有这份恩泽在,他日他与他的后人必会感激章越的功劳。
这是一个长远的好处。
当然最大的好处还是要被司马光所得!历史上高滔滔对司马光的信任自不用多言。
熙宁时,司马光与王安石顶着干都没啥事,就是这份恩泽在。
至于元祐时,若自己跟着新党变法,万一失败,那么退一步也不怕高滔滔对自己找麻烦,否则就要被指着脊梁骨骂了。
有这护身符在,万一旧党复辟也不怕被清算。
拜訪太陽花田
这样的好处目前无法体现,但放在日后可以用一辈子。
章越回到家中,正听到一阵敲锣打鼓声。
到底发生了何事?
这时却见邻居都聚集在自家门前。
“恭贺!”
“恭喜!”
一路上不断有人向他作贺,章越不明所以。
这时章越迎面看到章实,章实喜不自胜地道:“三哥儿,溪儿此番与郭师兄国子监乡试都高中了。”
章越闻言道:“确实不错,不过哥哥乡试并非省试,不需如此大张旗鼓的操办。”
章实笑道:“就是图个热闹,你也知道郭师兄这些日子一直不喜,此番总算吐气扬眉。”
章越摇了摇头道:“小小庆贺可使得,但若大肆庆贺却易失了省试时的锐气。我当初国子试第三名,老师反而却让我作了一夜文章。科举之事就如同打战一般,要胜则不骄,败则不馁,一步一台阶!”
章实笑着应承道:“好了好了,三哥儿这番大道理我听进去了,今日大喜日子咱们高兴高兴,明日我再叮嘱几句,溪儿如此聪明伶俐,必不会造次。”
哪有这般夸自己儿子的,章越摇了摇头。
章实不管教,自己这个当叔叔的却要泼冷水,否则侄儿容易得意忘形。
章越入内后问郭师兄,章丘在何处?下人禀说二人正在书房说话。
郭师兄尚好,他在科场上沉浮多年,心境早已磨练过了,不会因乡试及第得意忘形。
章越倒是担心章丘,走到书房,章丘与郭师兄确实正在说话,见了章越立即起身。
章越问道:“你们在说什么?”
章丘道:“郭师伯与我道,虽是乡试得意,但省试未分晓前,一切都不得作数。”
章越笑着看了郭林一眼,对章丘言道:“我本要也与你说几句,但既是郭师兄说了,我也不多说了,道理你自己要明白。”
章丘正色道:“有三叔在前,区区一个乡试及第何足欢喜。”
章越大喜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说得好,这方是我章家好儿郎。”
郭林在旁道:“师弟放心,溪儿自当知道如何作,不需我们多说。”
章丘笑道:“还是要师兄多帮我看着,不然不放心,不知如何与师兄称谢才是。”
郭林闻言有几分拘谨道:“师弟这么说就见外了。”
十七娘正好到了,闻言笑道:“你们师兄弟还在说话呢,今晚家宴三郎你若真的要谢师兄,多敬他几杯酒才是。”
章越笑道:“当得,当得。”
“是了,二姨和二嫂都来了说与溪儿道贺呢。”
章丘闻言大喜。章越见章丘如此高兴,也就没言语。
当夜家宴章家推了郭林坐在首席,章实章越连番向郭林敬酒。
章越与郭林二人吃了一夜酒十分尽兴。
郭林也渐渐从上一番考试失利的情绪中走出。
因官家身子不适,暂时停了经筵,这些日子章越除了到了轮值日往秘阁侍直外,其余都在礼院。
之后满朝都瞩目于皇子之事,不过在这时候赵宗实却掉了链子。
官家屡次诏命赵宗实为知宗正,却都给赵宗实推去。
这时谁都知宗正只是第一步,下一步就是皇子,但赵宗实如何就是不接受,这令满朝文武都是傻眼了。
官家连下十八道诏书给赵宗实让他知宗正,结果他一道一道地退回去。
之前建储艰辛不说,如今请个人当太子,反而对方不愿干?
当然有人问到底真辞还是假辞?
一般推辞最多不超过九道,而十八道诏书有点过了。
章越知道历史,反正知道最后是赵宗实当了官家,故而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继续在礼院当差。
哪知事情还是找到了他。
崇政殿便殿里。
韩琦,张异二府长官,以及欧阳修正与官家奏事。
官家道:“朕欲命赵宗实知宗正,令他入宫参拜,但却屡屡称病不入。既是他真不愿作这官家,此事不如作罢吧!”
韩琦道:“陛下,此事安可半途而废?愿陛下赐手札,使之知道此诏令是出自陛下之意,此后必然不敢再推辞。”
官家兴致寡寡地道:“真不愿意的话,朕也不强求他。”
欧阳修出班道:“启禀陛下,如今宗正之命已出,满朝文武都知道下一步必为皇子,不如正其名以皇子赐之。”
韩琦道:“若陛下立皇子,只需用诏书一封,此事便可定了。恳请陛下去其一切官职,给与名分。”
官家最终道:“随你们折腾吧,朕也不欲其更名,直接立为皇子便是,明堂大礼前速速了断此事,朕好告知四方。”
韩琦,欧阳修闻言都是大喜。
一旁的张升问道:“陛下,若如此决断真的不疑否?”
官家有气无力地道:“朕只要民心有所归属便好,只是他是个姓赵的便成。”
当下三人再无疑问。
不过诏书下后,再度被打脸了。
赵宗实坚决拒绝皇子的任命,反正就是不去。
韩琦闻之后大怒,赵宗实到这一步有点演过了。
韩琦与几位宰相在政事堂商议,韩琦道:“事已至此,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如今唯有强请入宫了。”
韩琦与欧阳修在天子面前将话都放出去了,说赵宗实得了皇子一定入宫,欣然接受任命,结果却被活生生地打脸了,如今再不将人送至宫来,如何是好?
曾公亮道:“请至宫里不难,但谁去强请,这可是个得罪人的差事,还是得罪日后的……储君。”
欧阳修道:“还是能办事的人,同时还与皇子说得上话。”
韩琦道:“还能如何,建储之事是司马光与章越提得,他们二人如今办好了差事,名望都拿到了,如今却置身事外如何使得?”
曾公亮道:“司马光如今知谏院,怕是不好请,倒是章越如今同知太常礼院,建储,册立皇子乃是国家重礼,说是派他去倒是可以请的。”
一旁赵概出声道:“我看此事非章度之不可。”
赵概在议事时素来沉默,但一旦出声必是有极有把握。
韩琦点点头道:“夫人不言,言必有中,既是叔平开口,就让章度之走这第十九趟吧。”
PS:历史上司马光是嘉祐六年提议立宗室为皇子,到了嘉祐七年八月,才正式确定赵宗实为储君,王珪拒诏也发生在这时。
本书为了剧情紧凑将两事合在一个时间段,请知晓这段历史的书友不要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