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我有一卷鬼神圖錄 txt-第639章 忠孝 (求訂閱、月票)推薦

我有一卷鬼神圖錄
小說推薦我有一卷鬼神圖錄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江舟一挥手:“行了,不要在我面前耍嘴皮子,今日可练琴了?”
一点红一听,笑颜顿时垮下。
当初让她去查流石寨,差点丢了半条命。
倾世医妃要休夫 六月
加上之前让她负责“琅嬛福地”,也是被绣衣盗给打伤,丢了丹药。
令她颇为沮丧。
痛定思痛,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来求江舟,说想拜“琴魔”为师,求他引见。
江舟本来也有心培养一点红、铁胆这几个名为仆从,实为家人的心腹,倒也没有矜持。
化身黄雪梅现身,传了她自创的“天龙八音”。
江舟如今入圣之境,所创的天龙八音,早已经脱离了“武功”的范畴。
乃是融情于音,合道入音,以音入道的玄妙法门。
湊合姐弟
一点红得了真传,自然不敢懈怠。
为了苦练琴艺,体悟八音之妙,一点红又跑回了碧云楼,在楼中当一个琴师。
江舟却是偶尔以“琴魔”化身出现,对其十分严厉,纵然一点红本就能吃苦,也有心苦练,也是苦不堪言。
不过她深知“琴魔”可不像公子一般好说话,那是稍有不满,便下死手,不打个半死绝不罢休。
在江舟面前她敢嬉皮笑脸,在“琴魔”面前,却是一个屁都不敢放。
当下抛弃先前因王兰而生同病相怜之情的杂念抛弃,回到房中抱起自己的琴,往碧云楼去了。
江舟打发了一点红,摇了摇头。
心思回到《净明经》中。
短短几天功夫,他已经将这本书翻得起毛,所获颇丰,受益匪浅。
所谓净明者,讲究纤尘不染,不触诸物,忠孝自得。
以孝悌为之准式,修炼为之方术,行持为之必要。
谓之“愚智皆仰之为开度之门,升真之路”。
净明道修炼之要诣,是首先要达到内心一尘不染、不触之境。
忠孝,则只是他们用来约束自己行止的准则。
最终目的仍是“不染不触”之境。
倡言“净明”,旨在教人清心寡欲,做忠臣孝子良民。
怕是除了儒门外,净明道是最得朝廷欢心的人了。
而且也是最适合普通凡人的修炼之法。
以忠孝自持,得清净不染,道由心悟。
不拘智愚,不求资质,不假外物。
换句话说,傻子都能修行。
智慧难得,但忠孝,看起来人人都可以。
可事实上,忠孝之人,可能比智慧之人更难求。
那不是一时一地,表面装成忠臣孝子而已。
一世忠孝,奉为圭臬,世间几人能做到?
江舟自问是做不到的。
独家占有:穆先生,宠不停!
别说是对一个不相关的人忠,即便是在彼世的亲生父母,他有时候也会觉得烦,难以做到事事尊从。
黎明之劍
这也是彼世之人的通病。
世风日下,礼崩乐坏,在这种甚至被打为“封建余毒”的忠孝表现上,反不如此世中人。
不过,以江舟所见,纵然是净明道中人,也未必能人人做到。
江舟也并不全然认为此经上所言都是对的。
就算是净明道,虽讲忠孝,却不论“事君”、“事亲”。
为了保持“不触不染”之境,仍然和那些仙门一样,选择了入山做“隐士”,而非与儒门一般,入世入朝,事君治国。
在这部《净明经》中,也充斥着一种思想——若要修行,便需入山炼形修心。
江舟历世虽浅,但彼世古今智慧所聚,也并不下于此间。
就入山隐世而言,老庄留下的智慧更令他有认同感。
《庄子》有言:隐故不自隐。古之所谓隐士者,非伏其身而弗见也,非闭其言而不出也,非藏其知而不发也,时命大谬也。当时命而大行乎天下,则反一无迹;不当时命而大穷乎天下,则深根宁极而待:此存身之道也。
说的便是所谓隐士,并不是为了隐伏身形、深藏才智,只是顺应自然而行于天下。
在自己所处之境而返璞归真,巍然自持,贫富皆可安。
这才是隐士的存身之道。
所谓小隐于山,中隐于市,大隐于朝。
越是喧嚣之处,越能隐伏不显,便离大道越近。
尽管此经有与己不合合之处,但经过几日研讨参悟,江舟发现此经对自己还是有很大帮助。
或许是能自己元神大法更进一步的关键。
所以,他有心参修净明法。
太智老道说这经书是净明道根本,倒不是夸口。
其中虽然没有任何神通法术,但到了他这样超凡入圣之境的人手中,神通法术只不过是降伏外道的手段罢了。
真正的修行,只需要有一个理念便能前行。
所谓假传万卷书,真传一句话,便是此理。
如何去修行净明法,江舟已经有了自己的理念。
只是他终究只是想取他山之玉,而不是想改修此道。
而且,他也实在不想做一个只讲“忠孝”之人。
好在用幻梦身来做这种“试验”已经是家常便饭,轻车熟路,倒没有什么可苦恼的。
当下便唤狐鬼婴宁开启了太阴阵,隐去了双树下这一片空间。
念头一动,一尊虚幻身影便自其身上走出。
“二人”相视,看着新幻身的模样,江舟露出满意的微笑。
……
一座稍显古朴,却隐隐有威严之意的公堂前,方清回首笑道:
“江大人,此处,便是陛下赐你的廷理开府之地。”
他抚须环指公堂,笑道:“江都从无廷理开府之先例,倒是此地曾是前祀帝京,有前朝留下的诸多宫殿、公堂,我朝立国后,并未拆除,”
「能看懂」氣氛的公司新人與板著臉的前輩
“到底是前祀国运所聚之处,国虽已亡,这些地方却也有了些神异,朝廷也不舍弃之,常常拨款修缮,得以万年不朽,”
“此处,便是前祀刑祝堂,乃前朝掌狱理讼之所在,聚前祀刑威法势,震慑仙凡,诸邪退避,如今过去多年,其势散尽,对凡人却仍有震慑之威,正合你用。”
江舟抬头看了几眼,倒是没什么不满。
他本来就想在肃靖司里借个公房用着就行,不过方清忽然上门来,说是帝芒给划下了这么一个地盘给他。
又提醒他廷理一职,颇为紧要,最好是不要和肃靖司牵扯太深,否则难勉落人口实。
江舟虽然无所谓,但麻烦能免就免,也没有坚持。
“劳烦方大人。”
江舟拱了拱手,又掏出一本折子道:“还有廷理府中一应属官,江某也已详列此折,有劳方大人代为呈禀。”
“江大人多礼了。”
方清点点头,接过折子,随手看了一眼,不由一怔,抬头道:“江大人,虽说廷理属官任免,江大人可一人而决,”
“但这理正一职,虽品低位卑,职权却重,事关重大,不可轻与啊。”
江舟笑道:“方大人放心,江某自然知晓轻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