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星門-第349章 收攏各方(求訂閱月票)推薦

星門
小說推薦星門星门
(明天恢复两更,下个月看情况能否恢复三更,精力允许就恢复三更,加油,努力!)
从镇海府邸走出,李皓心情很不错。
力覆海!
这是第一位,没有过多的言语,没有任何拉拢,只是上门试探一番,就愿意主动投靠的新武强者,还是一位圣人!
不得不说,太出乎李皓预料。
让他都有些不敢置信,到现在都担心对方是不是别有用心?
当然,忐忑之余,也有些兴奋。
他原以为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需要耗费口舌,甚至最后会翻脸,但是,都没有。
对方很主动!
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主动的新武强者,哪怕帝卫,一开始也没这么主动的。
带着愉悦的心情,李皓回到了天星镇中。
……
地下遗迹。。
如今,能量稀薄了许多,李皓不计代价地开采矿脉,消耗很大,当然,对整个矿脉而言,如今还有大量的能源石存在。
而今,天星镇中,也有几方分立。
圆平武科大学的学生,原本的天星军,一部分被李皓收服,或者强行镇压的妖植,妖植数量并不少,如今都有30位之多了。
当然,这其中,也有一些准备前往战天城的妖植。
原本,对这些妖植,李皓也没太上心。
活到如今的妖植,当初几乎都是不朽层次的存在。
唯一一位圣人层次的,是那荆棘玫瑰,不过对方自己自杀了,而今,最强的还算是红杉木这些不朽巅峰妖植。
而天星军,也有五位白银团长。
而且,实力都不弱。
甚至有人晋级到了不朽层次。
天星军剩下的人不多,但是因为一直都在矿脉中生存,战力比起战天军都不弱,甚至更强大。
原本,李皓的想法是,这些人,不用管!
留给战天城就是!
可现在,力覆海的一番话,让李皓有了一些别的想法,新武的中底层,是可以拉拢的,而李皓他们这边,其实缺乏这样的中低层。
新武的中底层,在李皓眼中,那也是绝巅、不朽层次。
这些人,会和新武高层一样,等待所谓的连接主世界,哪怕死了,也能复活吗?
之前,李皓没动这心思。
因为他觉得太难了!
为了拉拢战天城,拉拢圆平武科大学,他其实对他们很客气,很友善,能源随便用,想复苏随时找我,想出去,我会支付能源石让你们参战,收服的那些妖植,也会为他们提供生命之泉。
可是……结果虽然还算可以,可和李皓付出的代价,其实不匹配。
倒是妖植……李皓其实没付出什么,对方虽然抽取了能量,可也一直都在提供生命之泉,甚至是培育粮食,这些,却是被李皓忽略了。
对妖植的重视度,不够。
哪怕不朽巅峰的红杉木,一直表露出那种……比力覆海更谄媚的态度,李皓其实也没怎么搭理。
他原本,不是太喜欢红杉木。
总觉得,这些妖族,没什么骨气。
尤其是红杉木!
堂堂不朽巅峰,虽然之前没恢复到巅峰,可李皓那时候也不强,结果,对方轻易就投降了,在李皓眼中,红杉木太过谄媚,太过软弱了。
可而今一想……我需要的,其实……不就是这种吗?
红杉木它们,其实很听话的。
给它们能量,它们也愿意付出,生命之泉也好,培育粮食也好,参与战斗也好,这些妖植,其实都愿意的。
而实力,并不弱!
严格意义上来说,第一位投靠自己的新武强者,不就是帝卫吗?
走入天星镇。
李皓心情有了很大的变化,和往日不同,今日,李皓进入,便是一声呼啸传荡四方:“所有妖植前辈,速来矿脉见我!”
这一批妖植,风云阁那边投效了一批,中部遗迹收服了一批,还有一些来自战天城。
都是槐将军的徒子徒孙。
数量,也不算太少。
此刻,听到喝声,很快,四面八方,一尊尊巨大的妖植,浮空而来,遮天蔽日,数量很多。
而帝卫,也在其中。
仙宫 小说
它是妖植的领袖……尽管只是李皓封的,帝卫的实力并非最强,可这些妖植,也不敢反抗。
城内。
天星军将士听到了,圆平武科大学的学员也听到了,不过见李皓并未招呼他们,也没人过去凑热闹。
天星军这边,而今,也是以张安为首。
张安杀了孙鑫之后,这些天星军,都知道了张安身份,都有戴罪立功之心,如今,一门心思地想着,遇到背叛者,和背叛者交战。
……
矿脉入口。
一尊尊妖植,迅速抵达。
这些妖植,主要以两方为首。
一个便是帝卫,对方根红苗正,来自帝宫,哪怕只是行宫,身份地位也很高,风云阁、战天城来的妖植,主要都和帝卫亲近。
而红杉木,则是另外一方的首领。
一些野外妖植,小遗迹中的妖植,几乎都以红杉木为首,包括当初和它争宠的天剑山庄的枣树,也以红杉木为首,并未投靠帝卫。
帝卫虽然和李皓更亲近,可实力不强,加上帝卫来自帝宫,和帝尊有关,对红杉木它们而言,一方是高层朝堂,一方则是民间底层。
哪怕红杉木,原本也是镇守通讯塔的妖植,可并不算是朝堂中的妖植一系,也是野外出身。
終極小村醫
李皓如今,对它们其实相当宽松。
能源石换生命之泉,换粮食,只要你愿意提供,能源石不限量地供应,这些妖植,本体都在,这些时日,其实都恢复了许多,气息比以前强大的多。
包括风云阁原本那些都快被抽死的几位妖植,如今气息都肉眼可见地强大了起来。
它们本体在,恢复速度,甚至超过了新武强者。
红杉木的气息,李皓有感知,甚至不弱于没有肉身的九师长了。
恐怕,已经恢复了到了不朽巅峰。
“都督!”
“大人!”
“……”
这些妖植,也纷纷传荡精神,称呼不一。
李皓看了一圈,数了一下,也是第一次清晰地知道,自己麾下,到底有多少妖植,足足36位。
不过,其中有一部分来自战天城。
战天城这边,出动了不少妖植,包括上次对付神国之后,这些妖植也没离去,一开始也有数位妖植来中部恢复,足足13位,都是战天城妖植。
不过,几乎都是绝巅层次。
若非槐将军庇护,这些妖植,都无法度过这一关。
加上即将晋级的帝卫,36位妖植中,14位都是绝巅层次,剩下的,则都是不朽层次。
其中,不朽巅峰,也不止红杉木一位。
这是一股不弱的力量!
只是,这些妖植,实力要比新武强者弱一些,同层次都要弱一些,因为它们战法不行,传承混乱,新武强大,可主要是人族。
妖族,反而比上古虚弱许多。
“这些时日,东奔西跑,忙着各种琐事……倒是怠慢各位前辈了!”
李皓一来,就很客气。
此话一出,那些妖植,纷纷传讯:“不敢,都督日理万机,能容吾等在此修炼,已是得天之幸……”
其中,红杉木声音最大。
这家伙,心眼可不少。
林红玉如今跨入了日月中期,其实也有这家伙的资助,这家伙暗中还送了不少生命之泉给林红玉修炼,李皓倒是没有说什么。
能让妖植支持,也是林红玉的能耐。
李皓也不多说,笑着点头,又道:“最近,我刚打下了无边城,击杀了无边城的那位镇守桃木,倒是还有一些圣道妖植躯体,只是不太完整,不知道对妖植一脉,是否有帮助……”
此话一出,那些妖植,纷纷有些骚动。
一些妖植,还不知道情况,都是意外震撼无比。
灭掉了无边城?
这……怎么可能?
李皓又道:“可惜,新武强者,不愿助我,唯有王署长少数几位,愿意助我一臂之力,此战,虽然剿灭了三位圣人,数十不朽,可我老师、侯部长、南拳师叔……这些人,都无法回归了!”
这话一出,更是让人震动。
帝卫其实参战了!
只是,帝卫低调,回来也没提及此事,此刻,那些妖植,尤其是红杉木,震撼之余,也是心惊胆战。
这……李皓一方,独自击杀了三位圣人?
它小心翼翼,生怕被迁怒,小心道:“都督,张……张处长……出手了吗?”
“没有。”
这下子,妖植更是心惊胆战。
这……是何意?
觉得新武人不参战,所以留下我们没用了吗?
关键是,对方居然击杀了三位圣人。
李皓又道:“好在我们赢了,不止如此,还剿灭了神国的太阳神、黑暗神、先知神三位圣人,足足击杀了六位圣人,算是奠定了我天星无敌之基!”
这下子,众多妖植,更是战栗了。
杀了这么多圣人吗?
它们最强者,也只是不朽巅峰而已。
李皓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当然,此战结束,我也获得了一些人的支持,战天城愿意全力支持我,战天城几位圣人,都愿意为我而战……”
此话一出,来自战天城的那些妖植顿时松了口气,刚刚,吓死了!
“来自镇海府的力覆海前辈,更是主动合作……愿意为天星而战,为银月而战,我推辞数次,无奈对方太过热情,正义之心十足,居然只是要求我统一天下之后,保留它镇海使之位,便愿意为我征战天地……真是……让人无法拒绝!”
一众妖植,都是心中微动。
李皓剿灭了无边城,一下子获得了战天城和镇海府的支持,这……好像也正常。
镇海府那边,其实都算是妖族的领袖了。
只是,和妖植一脉,关系不是太亲近罢了。
此刻,帝卫还没弄懂,红杉木迅速道:“都督,吾等也愿为都督征战天地,为正义而战,为光明而战!只是吾等实力微弱,恐怕不敌圣人……不过我们数量多,哪怕来一位圣人,我们这么多妖植联手,圣人也得含恨而终!”
它急忙说道:“这些时日,一直都在汲取天星矿脉能量,我甚至觉得,我本体有朝圣阶晋级的趋势,虽然没有了本源大道淬炼,可如今的圣阶,也没有大道,只是看肉身、气血、战法、兵器强弱罢了……”
帝卫这才有些回神:“我也是!”
它还是太嫩了,完全没有红杉木的厚树皮。
李皓笑道:“外面太危险了,而且我的敌人很复杂,也许……昔年还是你们的老上级,甚至是帝尊之后……”
红杉木迅速道:“都督说笑了,如今局势复杂,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要跟着都督,跟着剑尊之后,剿灭四方强敌,还银月一个太平,一个宁静!这银月,本就是都督的,其他帝尊也好,帝尊之后也好,在这,都归剑尊统属!”
红杉木直接确定了李皓的正统性,迅速道:“都督不用妄自菲薄,这天地,没人比都督更具备主导力了!纵然是新武时代,既然都督能得到星空剑的认可,那就是剑尊的嫡传,是银月之地的太子……”
李皓叹息:“星空剑破了,为了对付无边城,自爆了。”
红杉木顿时惊叹:“我的天,剑尊的佩剑,自古以来,只有剑尊才能爆开,看来,这星空剑,极度认可都督,甚至将都督当成了剑尊,否则……谁能爆开人王打造的神兵?能爆开,甚至……代表了人王的意志,也认可了都督对星空剑的掌控权!”
它惊叹不已,其他妖植一听……好像也是这个道理。
刚刚一听,大家还有些震动。
此刻再听……好像……是这个理。
除了李家后人,除了剑尊认可,除了人王认可……谁能爆开代表剑尊的星空剑?
这……的确是银月的太子啊!
李皓看了一眼红杉木,笑了。
真有意思!
力覆海不说,他都没注意到,这些妖植,也是人才啊。
尤其是这红杉木,以前听它拍马屁,觉得很厌烦,今日一听……却是觉得,说的真好!
听听!
别人一听星空剑爆了,那肯定会说,这下完了,代表正统的星空剑没了。
可人家红杉木一听,这不得了,人王和剑尊都认可了李皓,比以前更具备正统性了。
李皓也不接话,只是叹息一声:“若是人人都这么想,那就好了!当然,这不重要……重要的是……”
李皓迟疑了一下,有些犹豫,还是叹息一声:“重要的是,据说,银月世界一旦和主世界连接,原本死去的人,都可能会复活,可是……复活的,也只是一些高层和帝尊之后。”
“我就不说,能不能连接主世界了,就算真的能……诸位妖植前辈,我听闻,妖植一脉,并无帝尊,哪怕槐将军之先祖,也非帝尊……没有帝尊,各位……若是不慎死去,这……复活都没办法。”
他有些无奈:“所以,我原本想让诸位帮我一把,可后来一想,太危险了!新武强者死了,也许能复活,诸位……人王记得诸位是谁吗?谁能让人王想起诸位的名字,帮它复活了?不知槐将军,是否有这个面子?”
“……”
四方安静。
这一刻,李皓看向帝卫:“帝卫,你是帝宫守卫,据说,你父曾得到了妖植一脉最强妖植猫树的帮忙,你若战死,有没有希望复活?”
此话一出,帝卫迟疑了一下,出声道:“这……我父……已经陨落,帝宫已经废弃,猫树前辈,恐怕都不知我是谁,如何会……会帮我复活呢。何况,当年猫树前辈,也只是举手之劳,也许早就遗忘了我父……”
九重宮闕,廢柴嫡女要翻身 小說
李皓又看向那些槐树后代:“你们呢?槐树一脉的先祖,据说是槐王帝尊的伴生妖植……”
此话一出,那些妖植,都很无言。
许久,一位绝巅槐树有些低沉道:“那位大人……小心谨慎无比,生怕被人注意,本来……本来名声就……就不是太好,更不会为了我们,去劳烦人王大人了!别说我们,就是……就是槐圣战死,那位也不会为了槐圣,去冒险提及复活的……”
那位名声不好的槐王帝尊,生怕被人关注到,恨不得藏在缝隙里。
死了一些妖植,还不是伴生妖植,只是伴生妖植的后代,后代无数,他岂会为了这些妖植,去和人王讨个人情?
此话一出,李皓叹息:“原来如此!那幸好之前没喊上你们,否则,一旦战死……哪怕天地回归,也无法复活了,幸好幸好!”
可他这么一说,这些妖植,却是有些难受了。
是啊!
新武强者,帝尊之后,都其实不怕死。
因为小世界回归了,他们会复活。
小世界若是无法回归……那代表,新武可能都没了,死了……也是解脱。
可它们呢?
它们是一点指望都没的!
妖植一脉,太弱了。
妖植一脉,好歹还有几位帝尊呢。
一众妖植,都很失落。
此刻,那红杉木忽然道:“都督若是执掌天地,如今新道出现,大道宇宙由都督执掌,都督……不也具备复活之能吗?”
李皓一听这话,摇头道:“强敌太多,我哪有把握执掌天地,而今,甚至传闻有帝尊被封印在这片天地之中!加上我银月人,都刚崛起不久……”
“都督此言差矣!昔年,人王崛起,也不过数年罢了!”
这时候,红杉木忽然有些明白李皓的意思了,有些激动兴奋道:“何况,都督还执掌了一方大道宇宙,我相信袁师诸位,迟早也会复苏而归,若是都督能执掌天地……我妖植一脉,何须惧怕死亡?只是……”
顿了顿,红杉木叹息一声:“妖植一脉不强,都督恐怕也未必能看上吾等……”
李皓轻笑:“这话说的?天生万物,各有其能!妖植一脉,在我看来,很是关键,生命之泉,培育粮草,巩固天地,若是无植物存在,那这世界,岂不是荒凉无比?万物生来,必有其优势……战力,未必就是全部。何况,诸位前辈战力也不弱,尤其是红杉前辈,都快跨入圣阶了!”
说罢,笑了笑:“只是……指望我复活诸位,真是……太高看我了!当然,我若是有这样的能力,自然不会忘记诸位,如今天底下和我关系密切的人不多,都说打天下难,若是真能打下,历代君王,谁会遗忘从龙之臣?哪怕我真忘了,那些活下来的人,也不会让我去遗忘……”
这一刻,妖植们都有些明悟了!
李皓的一番铺垫,就是为了这话呢。
跟着我,打天下,我若是赢了,哪怕你们战死了,我执掌天地,执掌大道,你们无需担心,我会记得你们,为你们复苏!
有些画大饼,空中楼阁的意思。
可是……起码是有希望的。
众妖心中想着,若是新武真没了,若是小世界被人执掌了,也无法回归新武,那……那李皓有没有希望成为世界之主呢?
若是成了,我们……是不是可以成为新世界的第一批妖植呢?
新武,也没帝尊妖植。
昔年其实有,但是被人王杀了。
后来的妖植,最强的天地第一木,苍帝的猫树,都没能进入帝尊层次,那在新世界中,是否有希望扭转局面呢?
它们还没想明白,红杉木瞬间浮现出中年人形模样。
一脸肃穆:“都督解救吾等于危难之中,帮助吾等复苏,而今更是愿意帮吾等死后复活……妖植一脉,在任何时代,都是最底层……而今,红杉愿意为都督效犬马之劳!大不了一死,若是都督能胜,驱逐强敌,执掌天地,我妖植一脉……也能屹立于天地之巅!只要都督不嫌弃吾等实力孱弱,红杉愿为都督赴死!”
话落,那都是要下跪的。
李皓急忙上前,搀扶对方,一脸严肃:“前辈太过言重了!”
这时候,其他妖植,都回过神了。
一下子,其他妖植,在枣树的带领下,纷纷喊道:“愿为都督效犬马之劳!愿为都督赴死而战!只求都督,勿忘妖植一脉一片诚心……”
之前的李皓,并未表露出太多的拉拢之意。
一直以来,都带着一些附属劳动力的感觉,大事它们参与不了,小事就是生产一些生命之泉。
可此刻……不知为何,李皓忽然改变了主意。
而红杉几位妖植,更是迅速抓住机会,顺杆往上爬,眨眼间,双方就有了巨大无比的默契。
这时候,帝卫也回神了,急忙道:“愿为都督赴死……”
心中却是有些懊恼,它才回神呢。
结果,什么话都被红杉抢了。
自己才是妖植一系的领袖……结果,现在红杉瞬间抢走了它的风头。
该死!
自己还是太嫩了!
李皓却是皱眉:“还是太危险了,我的敌人,可不止是圣人,甚至是天王,帝尊……”
红杉急忙开口:“自古以来,争霸天下,一统天地,谁不是从弱到强,越战越强!此刻,强者限制极多,反而是巨大无比的机会,若是能斩杀强敌……那就是滋补自己的神圣大药!我妖植一脉,不朽很多,遭遇天王,也许难以一战,联手之下,一两位圣人,我妖植一脉,也能一战!”
此话一出,李皓心情却是极其的复杂。
在剿灭无边城之前,自己的心态,其实是有问题的,一直关注点都在于圣人,在于张安,在于战天城,在于圆平武科大学。
当日,若是能先来拉拢这些妖植,拉拢镇海使,是否……会不一样呢?
当然,若是没有那一战,也许……镇海使不会如此客气,因为自己能杀圣了,对方客气了许多。
若是没有那一战,今日没说出杀死了六位圣人,这些妖植……也未必如此好说话。
后悔吗?
他将心中那一些悔意压下!
没什么好后悔的,我若是能赢,能执掌大道,老师他们就能归来,若是不能,那我便败了,也是死路一条,那时候,自然可以去见老师他们了。
将这些情绪,全部压下。
李皓轻声道:“诸位前辈,如此诚心,我李皓若是再拒绝,岂不是对不起天地,对不起前辈们的信任?既然如此……我也给诸位前辈一个定心丸……我愿立下大道之言,大道之势,若是有前辈战死,等我执掌大道,必然复活诸位前辈!”
“若是无需复活,待我成帝,必会助各位前辈……起码,妖植一脉,要走出一位帝尊层次的强者!”
李皓一脸严肃,探手一抓,天地破碎,大道纵横,一瞬间,一页金册从大道宇宙浮空而来。
他一脸肃穆,滴下一滴血液,金色书页,瞬间爆发出璀璨无比的光芒!
李皓书写文字,沉声道:“待会,还请诸位前辈,留下姓名!我担心,我会遗忘,我担心,天地会将诸位遗忘……既然如此,那就,将此金册,将这大道之文,留存于皓星宇宙之中!大道不灭,誓言不灭!诸位前辈为新时代而战,新时代,必将赋予前辈们无比荣光!”
此话一出,妖植们又是兴奋,又是忐忑,又是激动。
当然,红杉木几位,想的更多。
这……也算是投名状了!
大道金册!
此物,还有其他作用吗?
谁知道呢!
当然,写,肯定要写的,李皓这么说了,你不写,岂不是和他作对?
而李皓手中,金册书页,不断溢散出大道光辉,他庄严肃穆无比,声音洪亮:“我要让这大道金册,长存天地,让银月后世人,牢记这一切!谁在新时代之初,出了力,出了多少力,我都会一一记下,让万世万物,都牢记这一切!不止是人族,还有妖兽,妖植,天下之灵,大道之灵,都谨记这一切!而今,诸位前辈,新道未立,这也无妨,待我对新道研究更深,可助诸位前辈,换道新道,实力不衰,不过是移植大道,我早有经验!”
此话一出,这些妖植,也有些兴奋。
下一刻,金册之上,李皓写下了自己的名字,龙飞凤舞,天地为之一颤!
瞬间,金册悬浮在红杉木面前。
李皓语气有些异样:“用大道本源去书写,也能提前适应新道宇宙,留下一些本源之力,进入皓星界中,我也可以观察,诸位前辈和哪一道更匹配!等到匹配成功,瞬间换道,也许诸位前辈,还能更上一层楼!”
红杉木心中微微一颤,却是没有多说,一瞬间,本源大道呈现。
那大道之中,残留的本源之力,迅速在金册之上,烙印下了它的名字——杉岐。
原来,它们有自己的名字。
李皓心中想着,但是没好意思去说,因为,他一直都习惯以它们的品种去判定它们的身份,仔细一想,都是有智慧的大妖,有自己的名字,当然很正常。
何况,一旦一个种族,出现了多位大妖,不可能都叫红杉,都叫槐树。
红杉拔得头筹,下一刻,帝卫迅速出现,帝宫虚影浮现,直接用帝宫虚影,烙印下了自己的名字——帝卫!
这还是李皓给取的。
它原本无名。
此时此刻,一位位妖植,呈现本源大道,烙印姓名,几位槐树,稍显犹豫,李皓一脸的理解:“几位槐树一族的前辈,不急着书写,槐将军也许还有其他想法……”
此话一出,一位槐树迅速道:“战天城和都督,本就一体,都督此话,让吾等无颜以对,辅助都督执掌天下,本就是应有之理,我战天城槐树一脉,岂会落于他人之后?”
话落,迅速烙印下了自己的姓名。
其他妖植,纷纷效仿。
很快,足足37个名字烙印其中,包括李皓的。
李皓有些感慨,再次一拳打出,虚空撕裂,金色册子,迅速飞入皓星界中,李皓一声低喝:“此册,当长存天地,万世不灭!待我执掌大道宇宙,必将此册,封存于大道之心,以供后人观之!”
话落,金册遁入宇宙,消失不见。
一瞬间,众多妖植,隐约有些感觉,此刻,好像和这天地,有了一些联系。
棄 妃
都有些忐忑和激动。
留存于后世,万世不灭,若是李皓真能执掌天地,执掌大道……那它们这36位妖植,也许,会成为后世妖植之祖,甚至是开辟新时代的妖祖!
李皓声音再起:“诸位前辈,而今我们同气连枝,若有所需,诸位尽管提出,李皓定当竭力,不帮自己人,难道帮外人?无需不安,无需为难,若是诸位前辈,都能成为圣人天王,甚至帝尊……李皓也乐见其成!”
红杉木再次迅速开口:“都督太客气了,无有寸功,如何能开口讨赏?赏罚分明,都督才能立足于天地之间,都督但有所谴,先给吾等立功机会,有了功劳,我们自然不会客气!”
李皓再次哈哈大笑:“功劳……眼前便有一桩,只是……很危险……”
“无惧危险!”
红杉木再次接话,帝卫忍不住了,马上道:“越是危险越好,都督请说,哪怕杀帝尊,吾等也敢一战!”
“……”
红杉木暗骂一声,这家伙,为了表现,连树皮都不要了。
帝尊你大爷!
你去杀帝尊啊!
人家吹口气杀了你!
李皓哈哈大笑:“那不至于,真要是帝尊,那不是送死去吗?只是小事罢了,也许会让诸位镇压一下天地,或者遗迹,防止强敌逃走,强敌,自然交给我们这些圣阶层次的人去对付!”
此话一出,妖植们都松了口气。
这样就好!
当然,心中也是震动,这是说,真要对付强敌了,而且,可能很强,否则……李皓之前说了,战天城几位圣人,还有镇海使,都要帮他,还用担心强敌逃走?
也许……不是圣人了!
这还是很可怕的!
李皓又道:“其他不说,诸位前辈,现在帮我开采矿石,能带走多少带走多少,接下来都需要用!留在此地,以后,我来这的机会也许会少许多……”
妖植们若有所思,也不多说,纷纷消失,片刻后,轰隆声响彻天地。
巨大的矿脉,被一位位妖植迅速开采。
一瞬间,一些人坐不住了。
几位银甲天星军迅速赶到,看到这些妖植疯狂开采矿脉,都有些不太自在,一位银甲团长走出,开口道:“李师长,这是……天星矿脉,有巩固天地,复苏天地之效,开采过多,矿脉萎缩,很容易导致矿脉断裂,不再具备吸纳天地能量之效,可能会断根……”
李皓露出一些笑容:“无妨!我要迎战强敌,若是赢了,矿脉不算什么,若是输了,留下矿脉,也是便宜了敌人,不能让敌人夺走了矿脉,这也是为了诸位的安全,否则,矿脉在这,诸位都不安全!”
“而今,我已找到叛变新武之人,和他们已经有过数次交手,击杀了三位圣人,郑家次子郑功,无边军副帅寒江,无边城守护妖植叫什么不知道,我们都已经击杀!而今,郑宏远,郑宇,行踪不明,我们正在探索他们行踪,迟早一战!当初诱惑孙鑫副帅叛变的根源,其实是红月大世界的强者,我们也在寻找对方踪迹,迟早也会一战……新武既然不能铲除这些人,我李皓,便当仁不让了!”
前面的话,几人有些激动,后面的话,几位团长有些不太舒服。
一位银甲沉声道:“李都督,新武也能铲除叛徒,铲除红月强敌……”
李皓淡淡道:“那等二次复苏后再说吧,目前来说……只能靠我们自己了!为了铲除他们,我老师他们都战死了,靠人不如靠己,诸位觉得呢?”
几位团长心中一震!
“袁……袁教授……”
李皓平静道:“无边城三位圣人都是全盛状态,无可奈何!行了,不说这些了,我需要能源石,鏖战强敌,放在这,也只是死物,难道靠着一座矿脉去杀敌吗?八大主城,而今也就战天城愿意出兵助我,天星军这边……诸位前辈继续打扫城池吧,打扫的干净一点,对方蛊惑天星副帅,灭杀天星镇全镇之人的仇恨……我帮你们报!”
此话一出,几位团长难受到了极致。
一位团长忍不住闷声吼道:“李都督此话……有些让人不舒服!我天星军出现叛逆,谁也不想,吾等镇守矿脉十万载,也是为了新武复苏……”
李皓淡淡道:“你们在乎是你们在乎,未必所有人都在乎,叛徒执掌也好,红月强者执掌也好,一旦天地被统一,管他是谁,说不定联系到了主世界,人王、至尊就来了,何须自己去抗争?当然,我们银月人,没办法,只能自强自立了……好了,几位前辈若是无事,忙自己的去吧,我还有事要忙。”
“李都督话中有意,是想说我们新武之人,不愿抗击强敌吗?”
又一位银甲怒声道:“我天星军的耻辱,只能由自己来洗刷!我们当日曾立下血誓,若遇叛逆,必死战到底,一马当前,绝不退缩,都督……小觑吾等!”
李皓笑了:“绝对没有,前辈误会了……不说这些,当我口不择言!何况,如今,诸位前辈还要听令于张处长,还是等张处长回来再说吧!好了,我很忙,很快要离开了……”
他转身就走,后方,几位团长憋的都快爆炸了。
一尊银甲,迅速上前,追上了李皓,有些沉重道:“都督要去和叛逆交战?”
“对。”
“可以……可以带上我们吗?”
“你们是军人,听从命令吧,并非我下属,我无权干涉……”
“非也!都督不是战天军师长吗?战天军是大军团,天星军是小军团,都督既然是战天军师长,在我天星军,职位堪比副帅……都督若是下令,吾等也可出战!”
“那不是越俎代庖了?”
李皓失笑:“容易让人诟病,算了……”
“李都督,强敌就在眼前,仇人就在身边,吾等却是无法复仇,都督这是要逼我们强闯遗迹,强行外出吗?那样一来,也许还会干扰都督计划……”
那银甲有些不甘心:“吾等当年犯下了错误,错信了孙鑫,而今希望戴罪立功,都督若是不说,吾等还不知强敌行踪已现,既然现身了……”
“对方是天王!”
“我天星军无惧!”
银甲厉声嘶吼:“天王又如何?纵然不敌,也要咬下他们一块肉,新武军团,从不惧战!”
“还是算了……”
“都督还是军人吗?”
那银甲怒了:“为何推三阻四?都督不是觉得我新武人怯懦吗?都督大错特错,我新武人,也许有懦夫,可绝对不存在于军中!军中同袍,从不惧战,也不畏死!”
李皓皱眉:“说是这么说……我不会让一队不听我令的新武军队,干扰我的计划,一旦对方用身份压制,也许你们反而会对我下手……谁清楚呢?”
“都督难道当我们是白痴?一旦战起,军人只负责战斗,不管一切,言语……不会让吾等退缩改变……”
“那可不一定,当日,张处长一出,你们不也连孙鑫都不信了吗?天星军有这样的传统,战前哗变,那才是大忌!”
此话一出,几位团长瞬间变色,一人有些痛苦道:“张处长是至尊之后,孙鑫是叛徒……我们……我们……”
“那再来一个张处长,也说我是你们新武敌人,那怎么办呢?”
李皓还是摇头:“太不稳定了!我怕我没死在敌人手中,到时候被你们擒拿了,击杀了,送给了某位帝尊之后,那我岂不是倒血霉了?”
“……”
几位团长,都脸色变幻起来。
这话说的。
又一位团长低沉道:“都督不可能是新武叛逆,因为都督不是新武人!而此刻,阻拦都督杀敌的,叛逆和红月之人概率更大……吾等也不会再有上次之事……”
李皓失笑:“那张处长再来,让你们拿下我呢?”
“怎么可能!”
白银团长迅速道:“张处长乃是至尊之后,一心诛敌……”
李皓叹息,轻笑一声:“张处长也许也有苦衷呢?等着叛逆执掌天地,说不定联系到了新武,更安全一些,我反而阻拦了他的计划……”
此话一出,几位团长想到了什么,都变了脸色。
有人沉声道:“不会的……军人都是宁在直中取,不向曲中求!寄希望敌人执掌天地,关联新武主世界,这岂不是失了新武精神?新武抗争一切,哪怕不敌,也要抗争!都督一定是误会了!”
李皓转身,面向几人,沉声道:“若是……他们,我说的不止是张处长,包括其他主城强者,都是这心思呢?那你们还一意孤行吗?还要抗争吗?还要和他们作对吗?”
此话一出,几位团长彻底失声。
李皓见状,转身就走。
后方,几位团长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若是高层,都不愿意抗争呢?
就在李皓走远的刹那,一位团长忽然厉声道:“李都督可以小觑吾等,小觑整个小世界新武残留,绝不能小觑新武精神!若是真到了那一刻,他们就算还是长官,也背叛了新武精神,背叛了新武精神,就是新武叛逆,皆可诛之!”
这话一出,有团长身体一震,下一刻,又有人喝道:“不错,无新武精神,皆可诛之!新武……不容小觑,不容诋毁,不容任何人借新武之名,折损新武之威!”
李皓转身,沉声道:“此话……当真?”
“绝无虚言!”
几位团长同时低喝:“不反抗,束手就擒,坐以待毙,不管是谁,都是叛逆,皆可诛杀!哪怕帝尊之后,也可诛!”
李皓看了他们一阵,许久,点头:“此次,可以跟我出去!只是……一旦你们背叛了你们口中的新武精神……那时候,我不会客气!我觉得,你们的高层都没了这股精神,你们还有,让我……有些不敢置信。”
几位团长心中愤怒,是谁,给李皓带来了这样的印象?
新武人,岂会背叛新武精神?
那是信仰!
反抗一切,斗争一切,岂会和敌人妥协?
岂会寄希望敌人的仁慈?
岂会寄希望,敌人执掌天地,联系新武?
那是背叛者!
而李皓,跨步离去,眼中,露出一些笑容。
力覆海……你的一番言论,真的很有意思,而我,好像也发现了如何拉拢一批新武人了。
不管他们愿不愿意效忠我,无所谓的事。
关键在于,我要对付的人,也是他们要对付的。
谁阻拦……谁便是背叛者!
这,很好!
若是早有这样的理念,也许,我早就拉拢了大量强者了,求同存异,是个不错的办法,果然,还是新武人更了解新武人。
关键是,力覆海说的透彻,倒是王署长他们,也许地位低了一些,也许心中明白,却是难以说透,让李皓吃了不小的苦头。
看看,这一次,就轻松多了。
很轻松地,将天星军,将妖植一脉,通通收入囊中!
至于那些暗中窥探的圆平武科大学学员……李皓也不去管,也许,此刻的他们,也很复杂。
而这一切,都在李皓预料之中。
巨大的矿脉,被疯狂开采。
而几位团长,迅速离去,开始召集部下,准备出遗迹,迎战强敌。
强敌什么实力,他们不在乎。
洗刷耻辱,报仇雪恨,是他们的执念。
这一刻,连张安都无法阻止他们,何况,张安并非军中主将,而李皓,却是挂着战天城师长的名头。
而这一刻的李皓,已经进入矿脉,取走了那有些残破的准天王躯体。
这玩意,自从给一些人改造了肉身,已经有些残缺,大不如前,却是正好符合九师长所求。
若是有多余的,也许,还能帮助一些人恢复肉身。
这一刻的李皓,心情愈加好了起来。
……
在天星镇,并未滞留太久,很快,李皓直接带着36位妖植,5位团长,上千天星军战士直接离去。
如今的他,实力更强,领域笼罩四方。
这些人,圣人都没有,倒是没什么压力。
天星镇,瞬间安静了下来,只留下了一些圆平武科大学的学员。
一直到李皓众人离去,那些傀儡当中,有人忽然一拳打爆了桌椅,咬牙切齿:“老师不是那种人……他绝不会和敌人媾和妥协……李皓此人,污蔑老师!”
“李皓……还会再来此地吗?我们一直不曾复苏肉身,战力孱弱,难道……真就这样等待下去吗?”
“我想离开!”
“我也是……也许有人不愿意,我……不管了!”
“蒋盈李他们都走了,我们留下来,一直看着吗?等着吗?等祖辈回归吗?等待了10万年了……”
这一日,争论发生了,一些人想要马上离去,一些人依旧保持沉默。
整个圆平武科大学,第一次出现了巨大无比的分歧。
而李皓,已经带人离去,一路上,甚至有些想哼个小曲,果然,剿灭了无边城之后,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老师,你们带来的光明,正在笼罩银月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