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海賊之禍害-第五百七十一章 Room!相伴

海賊之禍害
小說推薦海賊之禍害海贼之祸害
突然出现的重力场制止了布朗的动作。
喜乐田园:至尊小农女 嬴小久
能调动重力之人,除了藤虎还能有谁?
布朗脸庞通红,青筋骤现。
他看着朝这边走来的藤虎,满脸的不甘心。
明明只要向前一米,就能用那缠绕着武装色的刀刃割断莫德的生机。
可藤虎那集束过来的重力场,压得他无论如何用力都是没办法再向前一步。
嗒嗒——
藤虎拄着拐杖,一步一敲地,走得倒是不慢。
在场的众多海军,很快就注意到藤虎的到来。
“是藤虎大将……!!!”
“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们瞪大眼睛,十分惊讶藤虎的到来。
连下意识的称呼都没能及时改正过来。
因为藤虎的到场,械斗渐渐偃旗息鼓。
持有相反意见的双方,神情各异看着藤虎。
嗒嗒——
不一会,场内就只剩下藤虎拐杖探地的声音。
而布朗仍是没有放弃突破重力场,想要在这里直接干掉莫德。
他坚定不移的认为,这几年的动荡以及祸乱,都是莫德引起的。
是莫德一手将这个时代引向混乱。
也是莫德,让多少同僚牺牲……
现在,分明有直接除掉【祸害】的机会,本应该和他站到同一个阵线的同僚,却在阻止他。
布朗觉得自己快疯了。
他是真的不懂。
为什么、为什么要保护这样的祸害,这样的怪物?!
“啊!!!”
布朗怒吼出声。
他的眼睛急剧充血,拼尽全力也要将刀刺进莫德的身体。
这是他的意志。
藤虎听到了布朗的怒吼声,也能清楚感受到布朗此刻的情绪。
那向前迈出的步伐,不由得出现了些许凝滞。
布朗的做法没有错。
但藤虎不能让莫德死在这里。
向前迈出的步伐节奏恢复了正常。
“对不住了。”
藤虎来到莫德身旁,旋即“看”向脸色涨红的布朗。
布朗死死盯着藤虎,一字一顿道:“你曾是海军大将……为什么?”
贝聂特的做法,缇娜和斯摩格的捍卫。
这些布朗都能理解。
唯独眼前这位他十分敬佩的老前辈,他无法理解。
“……”
藤虎沉默不语。
这一场将会决定世界未来的战斗,是莫德胜了。
等到结果的藤虎,自然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莫德死去。
Ouchi ni Kaero
他想知道。
当世界政府倒台之后……
未来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
可能会取而代之的革命军,会变成第二个世界政府?
亦或是为这个世界带来崭新的改变?
大海贼时代会落下帷幕吗?
而莫德的存在,又会为新生世界带来怎样的变化?
藤虎没有能够预见未来的见闻色。
所以他对今后的未来充满了无法言说的期望。
只是这个理由……
他不会对布朗说出口,只会沉默以对,并且严严实实护住莫德。
这也就是他现在要做的事情。
不管谁都阻止不了。
藤虎的沉默,令布朗更加愤怒。
“叛徒!”
他对着藤虎咬牙切齿道。
旋即。
他看向周围的同僚,竭尽全力喊道:“百加.D.莫德必须死!!!只有这样……世界才会迎来安定!!!”
“……”
听到布朗的嘶吼声,在场的绝大多数海军都是举棋不定。
他们想要莫德死,但他们又十分崇敬藤虎,不想和藤虎起正面冲突。
缇娜和斯摩格各自收起能力,沉默看着将莫德护住的藤虎。
他们知道藤虎和莫德素有交情,再加上藤虎已经被海军除名,所以才会在这种情况下出面保护莫德。
可实际上。
藤虎会这么做,更多是因为他将某些期许放在莫德身上。
在这些期许开花结果之前。
又怎能让莫德这样止步于此。
缇娜和斯摩格不知藤虎真正的想法,他们一开始护住莫德,尽管有那么一点私心作祟,但最终目的也都是为了捍卫长官的命令。
那样的保护只是暂时的。
最后还是要以贝聂特的命令为主,将莫德当做人质去要挟敌人。
但藤虎不一样,明摆着就是要保下莫德。
从目前的立场来看,就算贝聂特中将继续坚持将莫德拿来做人质的计划,也是站在了藤虎的对立面。
这也就意味着——
此刻想要保住莫德的藤虎,是在场所有海军的敌人。
藤虎当然也明白这一点。
可他既然做出了决定,就不会有所退让。
哪怕要和昔日的同僚为敌……
藤虎眉眼低垂,手中杖刀缓缓出鞘。
周围的海军们感觉到了气氛的变化,皆是开始严阵以待。
布朗也意识到了什么,逐渐安静下来。
场内变得针落可闻。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有气无力的声音打破了寂静。
“挺……热闹的嘛。”
声音的来源,是藤虎身后。
众人闻声一惊,条件反射般看向藤虎身后,便是看到莫德慢慢支起上半身,黏附在他脸庞上的粘稠血浆,随着挺身动作而淌落向地面。
那个怪物……苏醒了!!!
众人心头震动。
唯独藤虎面容平静。
他的见闻色,早就察觉到莫德已经醒来。
“谢了,一笑大叔,要不是你,我说不准就交待在这里了。”
莫德看着藤虎的背影,微微一笑,浑然没有半点一脚踏进鬼门关的反应。
随后,他也只是挺起上半身,没有其他多余的动作。
不是他不想起身,而是他现在完全没有站起来的力气。
体力,霸气。
基本都已经见底。
身上崩开的伤口数,没有一千道也有八百道。
就跟抽水似的,让他失血严重。
若不是底子好,他这会别说醒转,再过个半小时的,估计会直接拉闸。
“老夫只是遵从本心去做了认为是对的事。”
藤虎没有回头,微睁的眼白,目视着前方的昔日同僚们。
“嗯。”
莫德没有去深究藤虎的说法,微笑着点了点头。
只是他满脸粘稠血浆,露出微笑时,显得十分渗人,又充满了虚弱感。
对莫德来说,不管藤虎是出自于什么动机而在关键时刻救下他,这个天大的人情,他会铭记在心。
“我的人应该快到了。”
莫德随口说了一句,并且看了眼缇娜和斯摩格。
他知道——
最开始遭遇危险的时候,是这两位和他颇有交集的海军保护了他。
若非如此,以他刚才的状态,根本撑不到藤虎赶过来。
反正现在暂时没有危险。
莫德信任藤虎的能力,在心中默想之余,先是查看了下贝利和秋水的状态,确认他们只是体力耗尽而沉睡,这才关心起自己的身体。
这一看,比预想中的还要严重。
单出血量……
就快要了他的命。
难怪使不出力气。
莫德眉头皱了皱,在心中自语道:
“身体状态很不妙啊,比刚来这个世界时还要糟糕,拿出来用的影子也跑光了……这凶药的副作用,真是无愧于其名,不过也是靠它我才能取得胜利。”
凶药的副作用严重透支了莫德的身体。
疯狂燃烧细胞所转化成的身体难以承受住的庞大力量,才是让莫德崩裂出无数伤口的罪魁祸首。
但也是凭借这股力量,才能干掉伊姆。
要知道,就当时那种超高强度的战斗,如果继续拖下去,大概率是伊姆的【永生者】属性会比较占优。
能迅速结束战斗,也该莫德承受这种程度的风险。
莫德静坐在地,等待着同伴们的到来。
周围的海军也终于是忍不住了。
随着莫德的苏醒,他们对莫德的恐惧和忌惮,压过了对于藤虎的崇敬。
刹那间——
各式攻击涌向莫德。
藤虎拔刀出鞘。
重力场如密不透风的护盾,将那成百上千的攻击尽数挡下来。
大将之威,显露无疑。
海军们却不会轻易放弃,竭尽全力攻向莫德。
为了保护莫德,藤虎对攻击照单全收。
几番下来。
莫德被藤虎保护得很到位,就是用身体硬抗伤害,也没有让莫德进一步受伤。
如他也能察觉到莫德现在的身体状态很不乐观,要是被这群昔日同僚的岚脚或飞跃斩击打中,很有可能会演变成压到莫德的最后一根稻草。
与此同时。
圣地城门之前。
泰佐洛气喘吁吁,身上多处负伤。
在他的正前方,是同样多处负伤,胸膛激烈起伏的绿牛。
周围地面满目疮痍,数不清的坑洼。
依稀可见丝缕金光,也有枝干残骸散落。
并不算长的时间里。
这两个觉醒后的能力者,疯了似的对攻。
那毫无保留的战法,飞快消耗着他们的精神和体力。
双方都想快点结束战斗。
可打到现在,仍然没有产生结果。
“黄金帝,你真是够拼的,是不是想赶快去帮你的船长?”
绿牛耍起嘴皮子,同时暗自调整着呼吸。
“可惜啊,你刚才也看到了,你船长的情况很不妙,而我也不可能让你轻易脱身!”
他冷笑看着泰佐洛,企图以言语撬开泰佐洛的破绽,哪怕一点点都行。
然而泰佐洛却不受影响。
最开始注意到莫德浑身鲜血从空中坠落时,他差点被绿牛找到一击必杀的机会。
之后也是心神不宁,甚至连见闻色都岌岌可危。
可随着藤虎离开之后,他就迅速冷静下来了。
“知道我现在最想感谢的人是谁吗?”
泰佐洛高举双手,染血的眉角透出一丝寒锋。
绿牛眼神变了变。
他已经猜到泰佐洛要说什么了,不由得在心中叹息一声。
一笑啊一笑……
最強紈絝系統
你真的能笃定自己所为是正确的吗?
绿牛的心底掠过一抹怨言,旋即眼看着泰佐洛控制着如浪潮般的液态黄金席卷而来。
…….
赞歌广场。
来自海军的攻击持续了十秒有余。
如此短的时间内,整个广场变得千疮百孔。
只是密集的高强度攻击,全部被藤虎挡了下来。
作为代价,强如藤虎也是负了伤。
无论是谁,被套上一个枷锁后,就肯定会受到掣肘。
现在的藤虎就是这样。
莫德看在眼里,始终一言不发。
他看得出来,藤虎不单是为了保护他才受伤,另一方面的原因,是藤虎不想伤害昔日同僚们。
这是双重掣肘。
而周围的海军们却不管那么多。
藤虎负伤让他们看到了一丝机会。
“再加把劲……”
布朗眼中杀意沸腾。
没有被重点照顾的他,自然是恢复了自由。
而恢复自由的第一件事,就是对着莫德猛攻,甚至不在乎藤虎的安危。
近乎疯魔般的表现,也侧面彰显出了他的意志。
新一轮的攻势中,他领头前攻。
拜师九叔 西瓜有皮不好吃
藤虎眉头微蹙,再一次抵御住了海军们的围攻。
可那不愿伤及昔日同僚的念头,在多番交手中被布朗等许多海军察觉到。
他们利用了这一点,终于撬开了藤虎布在莫德身前的保护罩。
接下来——
只需穿过这一层保护罩,就能取走莫德的命。
然而——
世事总不如愿。
死亡外科医生的手术领域笼罩而来。
“room!”
整个广场,瞬间被手术领域笼罩进去。
这个范围,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大。
恐怕就是有纯金的抵消效果,也要耗费掉罗不少寿命。
“转移!”
急促中掺杂着喘息的声音,在这一刻响彻广场上空。
唰!
即将被布朗等多个海军重点照顾的莫德,凭空消失在了集火点位置。
“!!!”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在场所有海军脸色一变。
被救走了……!!!
广场之外的一栋高楼上。
罗抛掉鬼哭,稳稳抱住了被能力转移过来的莫德。
滴答、滴答——
并不大的动作幅度,也让莫德滴落了不少鲜血。
“哟,千钧一发呢。”
莫德看着近在咫尺的罗,笑了笑。
不过在注意到罗的苍白脸色,以及那遍布在每处肌肤的汗珠后,便是收敛了笑意。
他一下子就猜到,罗肯定是疯狂使用了很多次超负荷的Room,所以才能从主战场那边及时赶到这里。
尤其是刚才那个Room的范围,简直夸张。
可能最坏的预想,就是纯金也没能帮罗抵消寿命损失。
“呼——”
罗深吸了口气,用一种半埋怨的语气道:“也不看你现在是个什么样子,竟然还笑得出来?”
“这不是还活着吗?”
莫德很是认真,就是声音有气无力。
罗顿感无奈。
嘎吱——
忽的一阵门开声。
空气中出现一扇敞开的透明门。
桑妮和菲洛从门内中飞奔出来。
“太慢了。”
罗一边为莫德进行止血措施,一边眼神冷冽瞥了下桑妮和菲洛。
作为后勤。
竟然比自己还要慢,差点让莫德濒临死境。
这让罗很不高兴。
万幸的是莫德没事。